2011-04-01

不會看的書

「概論」只要出現在封面,我就不會看的了,無論是《中國哲學概論》或是《西方美學觀念概論》,一看見就頭痛,翻兩翻就頭暈。我實在無法理解為甚麼會有這麼多人,出這麼多其實沒有人看的書;而出一兩本做教科書都算了,但怎麼可能整個書架都是 A概論 B概論 C概論,不單名稱一樣,而內容也大概相似,為甚麼堅持要出?而且說明是「概」論,即是得一個大概,甚麼人會重覆看同一樣東西只看個大概?

「當代」或是「現代」都噁心死了,因為誰都知道,朱自清甚麼的都是當代和現代,不要說書的內容很古代,連封面字型和印刷都像古代而來,是活字印刷術剛發明的時候就有了的感覺。最可憐是大家要麼就會看幾百年前、幾千年前的經典,要麼就會看最新最update的期刊和專欄,怎麼會看這些半狗非貓的《當代社運風潮》與《現代藝術發展》呢?

至於那些「人生必」和「你不知」,單是標題就討厭,我是有點反叛,為甚麼我想甚麼、做甚麼,要由你這本書來決定呢?《人生必做的10件事》《30歲前必看的10本書》,這些書,我必不會看。至於《你不知的10樣營商秘訣》或《有錢人不告訴你的10件事》,怎麼看都是騙錢的,絕對是「最近我都賺夠喇,有錢不如齊齊搵」的變奏。

而一味唬爛靠嚇的甚麼《文明的消亡》、《道德大崩壞》,我是會揭幾頁的,因為我很想知道裏頭到底發現了甚麼驚世秘密,而竟然還只是賣 30 元 (簡體版)。另一些類似的就是《希特拉不為人知的一面》、《孔子的邪惡史》,要是真材實料的話,我倒想打書釘看一會,不過總令人失望就是了。

家中書櫃裏的書,絕大多數都是翻譯作品,不是小說,是一些人就單一個議題而寫的書,例如《娛樂至死》(談論傳媒)、《我們甚麼也沒看見》(談論繪畫)、《靖國問題》之類,清楚簡明就說了作者準備討論的話題,而不是悶死人的《香港傳媒生態初探》、《評論西方油畫作品》或是《日本侵華問題》,但華人作品的書總是這樣,似是不夠宏大就不夠好。

《地產霸權》就名字來說實在一百分,梁文道的《讀者》《我執》《常識》也很好,他在AM730的專欄《觀念》也是很搶眼,只是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在連載。因為書名就籂走了太多好書,是愚蠢而膚淺?一來我相信,好的作者總能改到好的名字,二來書實在太多,讀得開心就夠了。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