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25

因緣的故事

若問因緣,可從一位舊同學說起。(注︰不是姻緣)

他是一個男性,卻束把長頭髮 ── 可能你會說有甚麼好大驚小怪?對,所以我也沒有問他原因,直至他剪去頭髮我才知道,這個氣質與服飾皆不邊緣化的男人,原來束一把長髮還是有理由的。我吁一口氣,同時,又為這一口氣感到絲絲不安,原來我始終不脫那種性別定型,還是老土,畢竟留髮與留鬚又有甚麼分別呢?

不過重點不是髮型。我和他並沒有交集點,大家的興趣很不同,話題很不同,就和大多數同學一樣,我們之間的關係只是「認得」,雖然上課時會有討論,但真正的交流很少。

因和緣從何說起?不過是某次大伙閒談,提起政府有個持續進修基金,很多人讚好,覺得可以增值又可以加強競爭力,而又有政府資助,很理想。這個舊同學當時表達「很反感」,而我回應一句「皆大歡喜不好嗎?」他就回答︰「人類的生活不必然,甚至是不應該這樣的。」

因緣就是這樣開始。上段的對話表面上是相反立場,實際上我不過是順口溜,跟著大眾的流行想法而回答,在層次上,舊同學早已遠遠拋離。說不上是覺醒,但這次對話後,我還是反覆回想起這種「把進修基金與人的生活扯上關係」的看法,一直在想。

我們可以不斷進修、增值自己、在社會不斷向上爬,甚至人人都是這樣做,但我們確實可以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一浪接一浪進修廣告、香港被邊緣化的新聞、競爭力排名的報道,潛台詞都是說︰你做得不夠好、不夠多。而當我集以為常地默認這種觀念時,舊同學早早就有了自己的看法,還說得出另一番話。

後來的故事就如《車窗望》的文字,我總是在想人們應該怎樣生活,到底教育、傳媒與網絡給予我們甚麼答案,而我們又快樂嗎?更多更多的問題與討論,可能就緣起這幾句對白的因。現在回想起,就似是一顆種子埋在土裏,最後生發出因緣之樹,樹上枝葉繁盛、果實纍纍,甚至雀鳥在其上築巢、捕食昆蟲,生生不息。

我們總該慶幸能夠遇上比自己走得遠的人,雖然在他們的角度正好相反,但一棵棵因緣之樹種下來,總算似成一土綠洲。舊同學近況如何?我很想問,但沒有問,因為我以為這個問題,就像希望看到他會以實際生活來證成他的意見,而我認為這種心理依賴很低級。

一定有朋友會猜這個舊同學是誰,我想說,那就是他了,你的想法沒有錯,所以不用問我,他是不是那個「xx」,你猜得對。不明寫出來,是因為所謂因緣,就是因緣,執著於誰是誰就代表我們完全不明白是甚麼一回事。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