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9

情與愛

情與愛有甚麼好寫?《車窗望》從最初是沒有打算過寫男女愛情,因為明知道寫出來都是大道理,不外乎是互相尊重、關係對等、最重要溝通與忍耐之類;偏偏情與愛是最受歡迎的話題,流行曲要唱、電視劇要拍,如果戀愛是一場精神病,香港就活脫脫一座精神病院。

無他,因為我們都愛得崎形。崎形並非指我們的品味過於獨特,正好相反,我們的口味其實很單一,誰是俊男美女標準並無太大差異;有人說,不,有些人喜歡眼鏡,有些人愛好貧乳,這些都是分別啦!然而,無論是長髮短髮、傲嬌蘿莉,其實清一色都是又白又滑、眼大大、嘴細細、腰幼幼、年紀輕,所謂屬性,一向都建基於正統美少女之上。簡單說,其實大家審美眼光一樣,別自欺。

崎形是否指我們戀愛關係太複雜?例如這邊廂邂逅一個俊男sales,那邊廂又受同事熱烈追求,兼且忽然大老闆兒子又和你有一段經歷?不是。很對不起,其實我們絕大多數人的對象,就是熟人,不是同事就是同學,認識、習慣了,然後覺得有feel,最後無風無浪便結婚。

所謂崎形,是指我們的愛滿是缺憾,就像患上了AIDS──後天免疫力缺乏症,免疫力有問題,白血球做不了事,這個時候甚麼菌甚麼毒都可以發威,於是古怪的病、恐怖的併發症通通出現,這就是我們的愛情故事。

例如有人問︰「我是碩士,男友是副學士,大家唔同grade,點溝通?」這種問題你是沒有辦法回答的,因為問題本身就有問題,而發問者本身有更大問題,這種愛滋病,愛情愛滋病,就算不是絕症,也肯定是頑疾惡症。

然後又有人說︰「我女友好專制,我想跟異性朋友去下旅行都唔俾。」你該怎樣回答呢?問得出這些問題的人,你完全會輸給他,你不知從何說起,你無話可說,或者除了粗口。

然後是︰「我跟女友拍了九年拖,我都知好衰仔,其實都諗住兩年後結婚,不過最近識左個女仔,真係好夾好有feel……」你說愛情,怎麼會不崎形?又是不是簡單兩句甚麼互相尊重、加強溝通就可以解決?

所以你說,情與愛有甚麼好寫?本來是沒有甚麼好寫的,好人做好事,悶到打呵欠;但在香港這一所精神病大雜院,稀奇古怪的罪名與低處未算低的人性地獄,天天上演,幾乎快可以另闢一格《車窗愛》,好好做一個愛情作家賺點錢算了。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