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27

第三頁

第一頁
上一頁

放下電話後,宜興有好一段時間無法恢復過來,只是呆呆的、失神地靜坐著,擺在面前工作桌上那堆積如山的學生習作恍如不見,滿腦子都是陳年往事:

那時,身穿中學校服的他們,仍是一臉的天真,生活無憂無慮,滿有理想,而且尚心存夢想定成真的信念。那時,宜興的理想是跟最喜歡的中文談一世戀愛,希望長大 後可以賣文維生。他已忘記自己何時跟文字建立起如此牢不可破的深厚情誼,他只記得自己很喜歡流連學校的圖書館,很喜歡那個投入書海世界經歷與現實生活截然不同的種種奇遇的自己。

可是,學校總有關上校門的時候。宜興已記不起這不情不願地離開圖書館的情況持續了多久,反正就是一段漫長而痛苦的歲月。可喜的是,在中四那年,他家附近開了一間二手書店。書店低價收購回來的不單有舊課本和高考、會考的精讀和過去紙,更有很多備受青年人追捧的漫畫、小 說和散文集。相比館藏甚豐的學校圖書館,這間名為黃金屋的小店的藏書量當然無法相比,但小店佔優的是從不阻止打書釘的作風,和開至晚上十點半的營業時間。 對當時零用錢不多無能力買書回家細味的宜興來說,黃金屋猶如世外桃源人間樂土。

「哥。哥,阿哥!」

一把熟悉的聲音把宜興拉回現實。原來在他不察覺的時候,小他七歲但高他半個頭的妹妹小宜就站在面前。

「哥,你發什麼呆,功課很難改嗎?」

宜興心裡暗暗為難得憶起的舊事嘆息,一股若有所失的感覺仍揮之未去,嘴裡卻已用正常不過的聲線回答:「嗯,正在改作文,真的愈改愈頭痛。字體難以辨認、文句不通、詞不達意、錯別字更多不勝數、又經常以口語入文……」

「哈,哥哥你是不是要求太高了?對在讀書時期已常常獲得徵文比賽奬項的你來說,他們的語文能力當然有所不及,語文是要時間慢慢浸淫的。」

「我當然明白語文非三兩天可精進,但說到底,字體撩草只因沒有用心寫好,文句或用詞的問題,歸根究底,是他們看書太少,上網太多。尤其那些同音別字和口語,不都是今天網上留言的慣用語嗎?身為人師,我豈能坐視不理呢?」

「他們不喜歡看書也沒有辦法。只是,既然他們喜歡上網,哥哥你大可以投其所好,其實上網也可以閱讀呀,例如網上新聞、微博上明星的行蹤和心情分享、又或近日網上重新流行的網絡文章,都吸引很多年輕人追讀,你大可以在班上鼓勵網上閱讀……」

「小宜,正正是這些質素參差的網絡文章害了他們。我不是說所有網絡文章都不及書本中的文字,但在網上寫文太輕易,甚麼人都可以做作家,出色的文章相對太少,學 生們看多了那些白字連篇、錯字不絕的文章,是弊多利少。更甚者,很多人正正因為已在網上已看了大量文字資訊,更抗拒再花時間心機看實體書。當你說他們閱讀太少時,他們根本不同意。」

「那哥哥你有甚麼解決方法?」

宜興苦笑著,說:「暫時想不到,但下星期跟舊同學有約,我會向最多鬼主意的止華請教請教。」

「止華?是以前常常上來打機那個「橋王」嗎?」看到哥哥點了點頭,小宜再補了一句。「如果是他,應該有計!」

宜興又苦笑了一下。「希望有計!」

字遊

下一頁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