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6

第二頁

上一頁

小克從來沒有想過,一天看得最多的網頁,會是google字典。雖說書到用時方恨少,但工作上竟然有這麼多電郵往來,有這麼多生字新字要讀,這是他從來未想過的;當然,還在說用書用書,也許有點out,畢竟上網查字典太方便了吧?雖然他自己正在讀的iPad,名字也算是電子書……

「這麼巧?還在勤力的看書嗎?」一把聲音打斷了小克的沉思。望上去,聲音來自眼前一位高佻的少女,眼大大水汪汪,放下手上剛買來的咖啡,話說畢便逕自坐下來。

「才不巧呢,我每晚都在這裏看書,倒是少見你來啊,」小克回答,「不過我正在覆電郵而已,最近工作太忙,都少看書了。」

「噢,是嗎?我剛買了卡繆的《流放和王國》,正打算坐下慢慢看呢。你還記得卡繆嗎?」

「沒甚麼印象了。」小克笑笑回答說。

卡繆嗎?怎麼會忘記呢,小克心裏說。因為這個人正是他和初戀女友分手的原因,很傻很天真,當天那一場嘈交正是由討論卡繆的存在主義開始。當年他們都喜歡讀書,還是很深很深的書,他們還喜歡辯論,到後來,就分手了。而眼前這個少女,星兒,正是小克的初戀女友。

「不過這本書不好找呢,我幾乎找了半天,才在一個二手書房撿到。」星兒托著鰓,左手慢慢地攪動杯子裏的咖啡。

「這樣冷門的書,找得到才怪,可能是你才會買呢。」

「對啊,說起來,你現在的女友都看書嗎?」星兒漫不經心的一問,倒令小克感到有點突然。

「沒有啦,」小克笑得有點無奈,「她比較喜歡打機吧。」和星兒分手後這幾年,他換了三個女友,汲取了初戀的教訓,再也沒有找一個愛看書的女孩,都找了普通港女。對小克來說,或者感情就是簡單就好,女朋友並不需要和自己一樣愛看書、愛思辯,愛情這回事並不是數學與科學。所以,女友越換越不看書,雖然,女友也越換越快。

「是嗎?打機都不錯呀,會打機的女孩子受男孩歡迎呢。」星兒續道。

小克不以為然︰「一般啦,還得看是甚麼機,畢竟遊戲甚麼的沒甚麼好討論。」其實他心裏明白,雖然嘴裏厚道,實際上他還是覺得港女們很膚淺,但沒有辦法,膚淺的感情比較靠得住。但這個問題有點複雜,小克呷一呷自己點了的橙汁──對,不是咖啡,因為最近他讀了關於公平咖啡的文章,覺得也許橙汁會比較公平──便抬頭看一看星兒,說︰「不如待會一起去『那個書店』溜一會?」

那個書店,小克和星兒都心領神會,因為這就是他們相識的地方,也是他們最常一起去的地方,亦是他們最後一起的地方,那個書店就是那個書店。

星兒不禁猶疑起來。

小克也暗暗吃驚,亦覺得有點失禮,因為那個書店不是普通的地方,而自己正有個女友,難道因為實在不太滿意,而希望舊情復熾?他說不上來,但或許,去一趟這個書店,就可以讓他找到答案。一切只待星兒的答覆。

「好吧。」

就這樣,他們坐車前往那個書店。

在車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或者是沒有甚麼好說,又或者是覺得尷尬,又或者,兩個人都正期待甚麼事會發生。

然而,等待他們的,卻只是一間待租的空舖。 (待續)

The Nok

下一頁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