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5

創作衝動

一個好的創作,總該能夠引起別人模仿的衝動,例如看了李小龍的電影,我就想到要學功夫,甚至相信了自己也懂得功夫,於是在家耍起套拳來,當然一不小心,打在門框上,痛到眼淚都出來之時,就知道自己在開玩笑。甄子丹、李連杰、成龍,或者是我的功夫點低 (相對於笑點),每一次我看完都想打功夫。

又例如看了精彩的小說,就會覺得自己都可以寫一篇,金庸的,倪匡的,還有其他近代一點的,只要看完了,內心受到觸動,想起故事裏波瀾壯闊的劇情,千絲萬縷的關係,還有深刻糾結的人性,總在腦內盤旋不定,困在小說裏的世界走不出來。

甚至某些故事的世界,就似是解釋了我們整個世界,科幻的,武俠的,愛情的,這些故事道盡了人世間的一切,身為讀者,仿似拿起了一部天書,於是看破了紅塵,從此我的世界不再一樣。因此有種說法,讀完一本書,你早就變成另一個人。

好的創作,就該讓人有衝動去模仿,所以我也想自己寫一個故事,創作出屬於自己的文字世界,或者有一日,可以完滿的起承轉合,帶有強烈的感情,還有人性的反思,或者能真正的影響讀者,改變一個人。這不是自誇有甚麼能耐,而僅僅是一時衝動。

但一時衝動的弊點,就是遇上了要思考的事情,就會猶如迎來一面牆,收制不及,總是狠狠地撞上去,然後衝動的熱情馬上消褪,興緻忽地而來,忽地而去,這是創作的第一關,而絕大多數人就停在這一關。

有甚麼要思考?因為這是一時衝動,所以我們只看得見最厲害的模仿對象,例如李小龍,所以馬上就要似李小龍。有沒有可能?當然沒有。因此每一個有衝動寫小說的人,最困難的心魔,就是希望寫出最好的小說。但甚麼是最好的小說?第一句已經很困難了,因為好的開始是必須的,先聲奪人幾乎是好故事的必要條件,但該怎樣寫?自白?經典對白?詩句?奇異的場境?無論怎樣寫,不是太似某名作家的手筆,就是空洞無物的浮誇,第一句就失敗了。

然後故事主線,平淡的故事當然不屑創作,科幻的卻又不夠科學底子,幻想那一邊又嫌過於扭橋、犯駁處處,但不扭橋的話就連看都沒有意思;愛情,除了寫初戀這個寫到爛的題材,又有甚麼好寫?離婚與再婚?但自己也不太熟悉兩性心境,思想還停留在中學時期的無聊幻想,要不就是網路上的港男港女小衝突,自己都覺得悶;武俠,算吧,自己甚麼都沒有學過,憑甚麼寫?而且難道又寫武當崑崙?但自己創作的話又顯然沒有吸引力。

還有主角,該拿自己做主角,還是創作一個超魅力的角色?自己做,不錯,很有親切感,很平民,但到底有甚麼吸引力呢?創作出來的,又會不會過於英雄主義,而且太過主角光環,反而令人反感?

到最後,就要問自己,創作是要討好別人,還是只要顯示自己?只是好的創作,總需要懂得欣賞的觀眾……想著想著,創作的衝動早就消褪了,這就是我們的創作生活。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