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7

從來只有萬骨枯

這個社會很喜歡領袖訓練,甚至到了一個程度,領袖訓練是要每個月做一次,每個人都要參與,如果這個人看起來已經很像領袖,那麼他就要加強訓練,好發展他的才能,如果這個人看起來,不太能幹性格又陰沉,這就對了,他更應該參加領袖訓練。這是一個全民皆領袖的年代。

怎麼可能每個人都是領袖呢?對,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們對領袖的定義,正是帶領群眾、給予正確方向和意見、影響大眾選擇的人物,那麼真正稱得上領袖的,總是那些聰明、能幹、有魅力的人;即使我們千方百計希望,令更多人具備這些領袖的質素,但事實往往好像告訴我們,優秀的人始終是優秀,細心的觀察、理性的選擇、主動的性格,這幾點讓一個本來出色的人,永遠地出色下去。

雖然說起來這麼悲觀,但教育本來就好像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希望是永遠存在的,只要有人還相信,總會有些學生因著這些訓練,真的成為群眾領袖,而不只是把「領袖」這個字扭曲或濫用的話,領袖訓練也許還會繼續辦下去。

不過問題不在於領袖訓練是否有效,而是為甚麼我們需要這麼多領袖?一個團隊裏最可悲的,就是有太多領袖、太多意見,但太少人具備足夠胸襟;而比起這個更可悲的,是他們只具有做領袖的態度,卻沒有做領袖的能力,因為他們總是在學習怎樣帶領群眾,但從來沒有學過如何被帶領。

被帶領都要學習?社會上那麼多不夠能力向上爬的人,仿彿從一出生就在被帶領,在家中、在學校、在社會,都是低下階層的人,被帶領也許很簡單,只要沉默地做好自己本份就行了。但事實上整個青少年一代都在領袖訓練之中成長,萬一他們認定自己要做領袖,但現實卻與自己的目標相差太遠,他們的心理該怎樣平衡?就好像做了億元上巿公司老闆多年,破產之後要做一個月入七千的打工仔,這一個變化該怎樣面對?

第一,我們對成功的定義太狹窄,就好像一支軍隊打勝了,唯一值得留名的只有大將軍,「領導有方」是成功的指標,「配合有方」卻從來都不是成功的一部份。千萬大軍,裏頭可以有幾多個領袖?大多數人都是爛頭卒的情況下,領袖訓練到底是害了他們,還是幫了他們?

第二,假設只有成為領袖才算為成功,那麼似乎最要緊的,就是關於面對失敗的處理,雖然說失敗乃成功之母,但誰也沒有保證過這位母親還要流產多少次,如果不如意的事永遠都比較多的話,那麼我們需要的,不是領袖訓練,而是應對失敗訓練。

教育到底是向青少年人提供一個虛假的美夢,還是培養一個個忠於現實的心理,答案表面上很清楚,但要親口說出來,也許太殘忍。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