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5

惡的自愛

一個人快要死了,便把器官捐贈出去,人們稱呼這是遺愛人間。的確令人感動,假如一個人就因為這件事,便獲得了延續生命的機會,整件事看來,都是一幅優美的圖畫。而且我們相信,得救的那一個人,將會把生命用在傳遞這份愛的工作,於是世界上的善又多了一分。

包括秦始皇和法老王在內,世界上很多很多人,都希望自己是長生不死的,即使做不到,至少可以讓自己的名字能夠在世界上永遠存在,因為被遺忘和不存在,其實都是同一件悲哀的事。到最後,他們都總算做得到,最後都能夠被記載於史冊,雖然形式可能不是他們最初所預期。

其實,捐贈者和被贈者之間,到底是誰的生命被延續了呢?是病人因為新的器官,便獲得了生命的延續,於是能夠維持他的意識,抑或是死者以另一種方式,得以在世界上存在,甚至成為別人記憶和身體的一部份,轉化為永恆的存在?而假如手術過程後,兩個身體之間互相排斥,最後導致死亡的話,到底是誰殺了誰呢?

不過這些其實都不算是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若果捐贈者是一個壞人,是搶匪,是兇徒,而被贈者比他更甚的話,整個捐贈的故事還是遺愛人間嗎?延續一個邪惡的生命,到底是善,還是惡?畢竟,遺愛人間原來的版本,就是遺禍人間。

醫生應該揀擇病人來應診嗎?答案是不能,亦是不為。不能,是因為我們不可能逐一了解每個病人生命中的善惡,而且每一個經歷亦無法量化以作出比較;不為,亦是因為我們沒有辦法,以一個人的過去,而決定他的未來,一個再壞的人,畢竟依然有改過的可能性。但正如抑鬱症患者的看法其實更為現實一樣,也許一個會揀擇的醫生其實更為理智,可是我們始終認為,作為一個人,始終要對人性抱有積極的希望,這才是人類的生存之道。

有人問,如果複製一個自己,作為器官補給庫,是否一個道德上的惡。這一個問題,隨著大家肯定這個複製人不具備個人意識之後,就給予解決了,因為道德律令不適用於一個有組織的純肉體上,而且比這個更重要的是,一個人得到器官的更新之後,靈魂卻依然污穢,真正的惡還在這裏。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