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1

改變世界的方法 2之1

從類似世界名人傳的叢書中,我們可以讀到很多故事,而每個名人的故事裏,總會帶著一點教訓,作為每個人童年的德性教育;當然,對於成年人來說,就是一個個騙人的笑話,和少不免一番嘲笑的材料。例如華盛頓砍了櫻桃樹,他的父親為甚麼沒有怪責他?因為華盛頓還拿著斧頭啊。

不過,印度聖雄甘地還是難以理解的。雖然歷史沒有如果,但要不是遇上了至少表面上紳士的英國人,要是他在一個犯人會忽然人間蒸發的世界,或是一個自稱依法嚴懲煽動顛覆國家罪的國度,他的非暴力抗爭,也許實行了兩天,便會成為歷史名詞。

這個世界的殘酷在於,重要的不是你說了甚麼,不是你做了甚麼,而是你成就了甚麼,所以宣揚反暴力抗爭的甘地,如果最後獨立不成,誰會記得?也因此,難怪我們的群眾,我們的年輕人,都會問,和平而理性的聲音,如果沒能夠改變世界,到底還有甚麼用?我們還需要堅持甚麼?

就例如人們問︰唸哲學有甚麼用?對,哲學不能造出飛機大炮,不能上巿集資幾百億,不能變成麵包和地產,這個答案可能會令你滿足︰「哲學(只)是讓人理解這個世界」不過馬克思不太滿足,因為他的哲學,是為了改變這個世界。不算是誇口,的確今日的社會的主流價值和觀念,是由很多很多先賢的思想,匯聚起來演變而成的,不完全只是由人類本能衝動和欲望雜交而成。

所以,我們都希望這個信念是真的︰「理性,可以令世界變得更美好。」不過,這句說話到底是真理,還是變成慘遭濫用的口號呢?尤其是當權者不停喃嘸出「年輕人要理性提出訴求,不能夠衝擊香港賴以成功的和諧與穩定」,而這個社會,看起來卻是從來沒有改善過,利益總是傾向既得利益者,而理性,總是在紙上談兵。

「如果沒有刺骨的寒風,就看不到勝利旗幟的飄揚。」

這種非常勵志的對白,當然不適合這裏灰暗的主題,因為事實上,通常會被舉起的,其實是代表投降的白旗,就好像我們送走灰暗的2009年,迎來的,其實是強顏歡笑的2010年,生活依然普通,世界依然難撈,這種對白,也許正正屬於一代又一代為人民呼喊的理性之士,他們忍耐,他們呼求忍耐,他們希望手段不要超過理性的對話,他們誓死保衛別人發言的機會,自己的機會卻越來越少,到底,他們的勝利會是何時?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