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7

弱智和反智

很多人混淆了弱智和反智,其實是兩回事來的。玩大學迎新營的遊戲,例如嘴對嘴傳啫喱、男人脫掉長褲換上絲襪在大學飯堂跑來跑去、在鬧巿商場裝作打架然後引人拍攝短片放youtube、互相考IQ題不過最重要都是用水淋到男男女女都濕透,對,這些就是弱智。

而當你冷靜地想一想,身為成年人,不錯,脫離了家長與老師的管豁之後,很free,很有空間去做很多事情,你想問,為甚麼要玩這些意淫、無謂、浪費精力與食水的所謂遊戲,然後發現,周圍的大學新生和所謂老鬼,用奇異的目光看著你,然後答︰「玩遊戲最緊要投入囉。」這就是反智。

弱智的事不怕做,畢竟弱智是有巿場的。例如獎門人,大家都知道這是弱智遊戲的大集合,每星期一次無無謂謂的冇腦大整蠱,一群俊男美女在台上受盡欺凌、嘻嘻哈哈,主持人也好、嘉賓也好,大講黃色笑話和無聊對話,全都是弱智,不過他們都知道自己做甚麼,因為觀眾愛看,他們的弱智是有價值的、計算過的。

但是大學新生在迎新營內玩弱智遊戲有甚麼意義?「識朋友囉」「融洽關係囉」或者是標準答案,顯然這是敷衍,因為如果一間公司請尊貴的大學畢業生做行政助理,然後請他們一起玩啜紫菜傳來傳去,又穿著西裝拿蛋糕掟來掟去,再跟你說︰「希望各位同事將來可以和諧共處。」有趣嗎?所以這個答案只不過是用來假裝有答案,其實根本就不想回答你。

當一個人要做弱智行為時,是很難心理平衡的,除非他很有理由去做,或是直接把理性掩掉,否則他做到一半就會感到噁心。因此最理直氣壯的說法是︰「難道年少輕狂一下都不可嗎?」大學生一邊強調自己是成年人,一邊還眷戀著年少輕狂,這是對弱智行為的最後防線,然後變成反智,當有人質疑這些行為脫離理性時,他們就反問你︰「要理智來做甚麼?」

或者迎新營只是一代傳一代的舊生欺凌行為,首先製造恐懼感,告訴新生不參加迎新營就會結交不到朋友、做不到project、學業有困難、前路茫茫;然後圍起一堵反智的高牆,要求新生們只要做,不要問,連活動搞手自己都大量輸入弱智活動,不要問,只要玩。

這是惡質的。憑甚麼說不參加迎新營會找不到朋友?身為前輩的自己,難道唯一的朋友都來自迎新營?自欺欺人。然後做弱智活動,說「最重要投入」,背後的計算很可能只是搞手自己爽,看到新人被舞來舞去、女孩子被潑到濕透、大玩不文盡情性騷擾,參加者從何而來投入的理由?從來沒有,但不要問,這就是反智。

別的學系也罷,哲學系如果都走上這一條路,嘿。

The Nok

1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是讀IVE的...學校有一個全人發展堂,會強迫學生參加玩一些無聊透頂的遊戲,然後一整天完結後,要你從這些無聊遊戲中寫一篇文章來說你學到什麼什麼..你說..反智嗎?

gary 提到...

有時侯後(在醫學的解釋上)弱智,是先天上的缺陷,也有後天上的遺憾(被高燒燒壞了腦袋)。

不過,我想版主應該說的不是這方面。

我想你不會detele 的 提到...

好簡單黎講, 作者一開始就將ocamp 判左死刑, 無論ocamp 入面做過d 幾有意義既野, 最終比作者因為一部分的環節而放大至整個ocamp

成篇文作者不停在說「不要問,只要信」,但到底是誰人在灌輸著「不要問,只要信」?

作者為甚麼能斷定搞手只係為左自己爽? 「不要問,只要信」
ocamp 只係得作者講既環節? 「不要問,只要信」
為甚麼所有game 都一定係意淫, 唔通玩ice breaking, 玩房game, 玩soci game 都係意淫同反智? 「不要問,只要信」

最後一句, 更是精彩, 哲學系梁文道的事跡, 巴打都說了, 他也是當年ocamp 的搞手, 也有份把這種文化延續下去. 哲學系是思考重鎮, 但難不成人要24 小時在思考和討論哲學? 你唔悶既咩? 這個結尾, 證明作者根本不了解ocamp , 更不了解哲學系,

如果真的有理性判斷的話, 那作者就不應道聽途說, 到底有多少人在說ocamp 無聊之時, 卻忽視了幫助了幾多新生, 真的可以既好玩又有啟發性, 有ocamp 會去老人院做探訪, 玩一班組仔女要同心合力解迷的「逃出」遊戲, 但對於作者而言, 也許已經被「反智」「反智」和「弱智」所閉著雙眼, 重來沒有真真正去了解ocamp 玩過d 咩

用哲學語言來說, 一樣野是否對確, 需要用理性去判斷你所擁有的證據和理由是否足以證立. 作者既不認真做資料搜集, 又作出一些沒有任何理據理由的指控, 認為ocamp 只是為了搞手爽, 為了反智而反智, 但背後有任何理據?

這篇文章, 說穿了只是一篇扮陶傑的文章, 背後所支持的理據, 卻只是道聽途說回來, 在部分ocamp 發生的部分環節, 把整個ocamp 制度說得一文不值, 我想, 如果沒有自己去懷疑和考證真偽, 就相信作者所言, 那才是真正的反智

延伸閱讀 提到...

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162044023872120

The Nok 提到...

Re: 我想你不會delete的

從首,文章在說「甚麼是反智 / 弱智」,而不是說「甚麼是o camp」,所以你說「一開始就將ocamp 判左死刑」,邏輯謬誤。

「哲學系是思考重鎮, 但難不成人要24 小時在思考和討論哲學? 你唔悶既咩?」由此可見,你沒有讀懂全篇文章。

當一個搞手搞一個活動,內容弱智都不緊要,但連別人「問為甚麼」都拒絕回應、拒絕思考,我猜想這不是一個正常人應有的行為,更何況是哲學系。

至於甚麼「真真正正的o camp」、「坊間已有很多好o camp」顯然不在文章討論之列,詳情見本回應第一段。

Kelvin 提到...

雖然Nok兄不是討論ocamp的問題,但本文的誔生,相信也是受到生果日報的報道,而有所啟發吧。

相信沒有任何人會否定ocamp「根本」的價值,但內容才是大家關心。事件雖然不幸,但是否ocamp玩死人,內容是樂而不淫,還是淫而不樂,真的是見人見智。

報章報道了,反而是好事一件,最少讓迎新營多一點透明度。入讀中大,就算不是尖子,也是成績優異,既然學校、社會不能管制這些「弱智」迎新遊戲,不如讓新生自行動動腦筋,決定是否參加,不是來得更民主嗎?

畢竟不是每個女生會覺得耳邊吹氣、面貼面傳牙膏是樂,而非淫。最少,我覺得是弱智和變態。

是否反智,是否變態,是否有益,歷史自有公論。清者自清,不用勞師動眾地濁者自濁。

附上外國機構對亞洲大學的評分
http://www.topuniversities.com/university-rankings/asian-university-rankings/2011
中大,你的老二還保得住嗎?

P.S. Nok兄的文章我很喜歡,不論在這裡,還是Photoblog^^

The Nok 提到...

謝謝 Kelvin 的支持

認同迎新營需增加透明度

雖然有些人戲言「不如迎新營就由朝早坐到夜晚不停聽課算吧」

但其實深思一層,有何不可?無壓力下學習、討論、思考,以此為迎新營,難道就毫無樂趣?我覺得除了game,世上還有很多事情既快樂,亦好玩

即使只是不停影相、進行攝影計劃都會很有趣呀 XD

detele 提到...

1. 你文章在說「甚麼是反智 / 弱智」無錯, 但我很明顯地看得出你有敵視, 或至少是不滿現今ocamp 的玩法, 這點你總不可以否認吧

2. 我想你對哲學系的ocamp 確實了解不多, 這也是我為甚麼不滿你的文章的原因.

3. 某大學哲學系ocamp 會把反思和思考的部分融入game 之中, 又會有和教授的師生聚會, 電影討論會等等, 但亦號稱係全大學中玩得最激既系之一

detele 提到...

至少我認為玩game 也可以訓練/或引導新生想為甚麼, 例如玩一班組仔女要同心合力解迷的「逃出」遊戲, 又例如一些房game 如「暴力估領袖」,千算萬算, 卻要新生think out of the box, 猜到領袖原來可以是自己, 我不希望把ocamp 的玩樂部分視為一種低俗, 而是可以玩/思共存, 也許nok 你可能也同意玩也可以存在於ocamp 之中,但言者無心, 聽者有耳, 你的文章確實會使人對迎新營有所標籤, 從而卻步, 無論是甚麼系甚麼書院甚麼大學也好

至於kalvin 的提議, 不是不好, 只是我接觸過的新生都「冇咩貨」, 不過例如今年有一個新生提議玩black magic, 我們全組也一起玩了, 算是合乎你的想法吧~ 又例如經常上報的新亞迎新營, 有一天是會去探訪老人院, 皆是由組仔女自己發揮去想活動和遊戲給公公婆婆玩

血氣之怒不可有, 也許我只是一時氣憤, 故導致言語上有點偏頗, 但迎新營確實未必一如普遍街外人所想的那般, 可能我不是正面回應你的文章, 也對, 因為我是在defend 「迎新營」,而非defend 你所講的遊戲是否反智/弱智

The Nok 提到...

Re delete:

1. 至少是不滿現今ocamp 的玩法

請重讀文章

2. 我想你對哲學系的ocamp 確實了解不多

你對最後一段了解不多

3. 某大學哲學系ocamp 會把反思和思考...

恭喜你,咁岩呢個系呢班人係有heart,與本文無關


如果迎新營唔想俾人標籤,好簡單︰
1. 停止玩弱智遊戲
2. 真係要玩,就向公眾公開成個rundown 俾人選擇
3. 唔好講咩「參唔參加從來都係自由選擇」,唔明的話請重覆一次本文
4. 如果你仲未明咩叫反智,好簡單,你搵一個會含蕉既o camp,入去問下佢點解要含蕉,再返黎匯報,thanks

謝謝你詳細的回應

訓多左思路清楚番D 提到...

1. 不用重讀, 也知道你不滿現今ocamp 的玩法, 至少是文化和風氣, 我不是在說這篇文章的主旨, 而是在說作者的態度

----

1. 到底有幾多大學迎新營真的在玩弱智遊戲? 你可以告訴我嗎? 例如含蕉, 有幾多迎新營在玩? 你是在以部分案例來以偏蓋全? 抑或只是單方面道聽途說?

2. 也許並非向公眾公開, 但以我所見, 如果組仔女係唔想玩一D 比較難堪的GAME (例如水戰 ), 佢地唔想玩, 組爸媽都唔會迫佢地, 都算係比新生有選擇掛

向公眾公開, 大學已受傳媒老屈太多了, 只要有少少事, 就可以大做文章, 一單自殺案, 竟然可以掛連去"OCAMP 害死女生", 公開RUNDOWN, 似乎又係一個大好素材, 在實踐上不可行

3. 不想的話, 再迫也沒法子, 那有人在迫害你一定要玩了

4. 不如你幫我搵下有幾多個ocamp 會含蕉先, 就我大學以言, 自從傳媒每年都關注之後, 我都幾肯定今年正camp 無論大o 細o 都唔會再玩蕉, 有的也不超過2-3 系

到底你在那兒得知有新生被迫含蕉? 你是不是仍停留在幾年前的情報?

The Nok 提到...

re 訓多左思路清楚番D︰

終於承認其實你係離題,唔係討論文章,而係討論「態度」……唉。

拿,即係咁,全篇文章如果將「迎新營」三隻字轉做「某青少年夏令營」,「大學生」轉做「青年人」,「老鬼」轉做「組長」,其實大概都通的。

如果你唔明的話,算啦,無謂執著,反正想搞返意淫o camp 既人會照搞,唔想搞既人自然唔會搞,講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