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27

想得太多系列︰男人小便

偶然想起一些已經回答得太多的經典問題,也許會感到有趣,因為它之所以經典,來自於其豐富的內涵和多端的變化,在不同的人生階段和處境之下,竟然都可以發掘出新一堆點子。這些問題就如「人生的意義」、「哲學是甚麼」或是「讀完哲學可以做甚麼」之類,即使悶到反肚亦可以帶點新鮮。

請先容我介紹一所中學男廁︰當你踏進其門,就是一個更衣室,步入後拐一個彎便能看見一排尿兜,抱歉,道在糞溺,大大方方去認識尿兜其實很不錯,雖然不清楚為甚麼每一個都黃黃粉粉積了些古怪花紋,和領匯商場的光潔亮麗形成強烈對比,但至少都充滿著青春的氣息,每一個都像剛剛使用過,毋需害怕審計署來調查有否浪費。這裏確實能引起我的思考。

一轉彎便看見的這排尿兜共有六個,由路口直至牆邊平整的排列好,這個時候我會想︰到底應該用哪一個?這也許就是研習心理學的啟蒙,大白天整個廁所空蕩蕩任你用,六個一排為甚麼不逐一試試呢?沒有。我永遠都從路口數起第二個,企前看看沒有廁紙塞著去水位便拉開褲鏈了,靠牆的兩個從來都沒有去過。

有些時候,廁所裏不只我一個人,那些人會去哪裏呢?有些人好像永遠都不使用尿兜,直接就走進廁格完事,我不知道這是當眾拉褲鏈恐懼症,還是他不懂得使用尿兜,因為我無法不在場同時又監察他們如廁;而這些人通常都是高層,或至少他認為自己比我高層。這麼一點點心理連結,讓我覺得,小個便都頗有社會學的味道,畢竟上司是無法與下屬一同小便的。

至於尿兜是採用定時式沖水的,沒有感應器,總之管它有沒有人用過,每隔五分鐘便會沖水一次。每當小便時遇上沖水,我都會覺得自己像個工程師,因為我會認真思考到底這是如何做得到,例如是否置頂一個大缸,裏頭不停注水,到某一個重量就會自動壓低活門,然後分流到各個尿兜,抑或是用浮波加上槓桿,把活門拉起就像抽水馬桶一樣?有時我可能想得太多,覺得如果有感應器便能減少浪費咸水,但造一個感應器是否更不環保?我不知道,這一刻,我沒有成為環保份子。

然後,我又想起有人改良了尿兜,裏頭放個龍門加個足球,於是沒有人再射出界了,每個男人都展現了隱藏在內心的那份對足球的熱愛;又或是尿兜不再是懸空而掛,而是座地式讓小孩子都能夠用得到;又或是使用白色以外的顏色……如果一排尿兜各染了紅橙黃綠青藍紫黑白灰啡,你會用哪一個?這個時候,我認為自己是個藝術家,或至少,是個設計師。

如果我想起為了避免公司職員過於頻密小便,所以只聘請清潔員隔日來一次,容讓廁所惡臭難當,這也許就是經濟學;如果我紀錄下每次尿液的顏色,然後因為過於深黃而感到不安,於是急急上維基看看原因和解決方法,相信這就是生理學和醫學了。

而假如我不單好好組織上述的想法,還會為自己有這些想法而感到自豪,然後編造一些價值賦予我的反思,這就是哲學;最後我還要寫它下來,這就是文學;如果把它譯為英文,這當然是譯翻學,但假如從中發現,英文並不能傳神地翻出「大蛇屙尿」這四個字,於是我們以為英國人都未見過大場面,那麼這就是語言學。

如果你根本從來沒有想甚麼,這就是急尿。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