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1

品味歧視

品味或者會是女性主義者的一個難題,因為女人的口味,到底是發自她的內心,還是社會的產物,可能仍是懸案。

在這個社會裏,甚麼人應該做甚麼事,是有一個定位的,這些來自群眾的期望即使是非理性,甚至是不合理都好,都是既存現實。例如做學生應該認真學習,做警察應該富正義感,做傳媒就對真相有追求的意志和勇氣。即使我們知道現實裏,也許學生只是望升班畢業後找好工,或者警察和記者都只是打一份工等出糧,但每一次有人附合了這些期望,我們就樂意讓全體享有伴隨而來的特權,例如學生可以犯錯,警察可以使用武力,而記者可以代表巿民發言。

這就是社會的規則,即使期望和特權的內容隨時代轉變,但整體運作仍然是這個樣子,好讓社會各行各業能恰如其份地運作,並且因為這些刻板印象,甚至是偏見,能增加群眾交涉的效率,而不用逐個逐個去了解他們的個性和特徵,直接就從他的身份了解他可以為自己做甚麼。例如「報警」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典型動作,喚來的警察應該都是差不多,可以做的事都大致相同,而沒甚麼人會計較到底來的是PC1234還是PC4321。

但對於各行各業,我們抱有不合理的期望嗎?也許是有的,例如做老師的就不能又煙又酒,至少在學生面前不可以;又例如球星有婚外情,亦不能夠再擔任隊長;但總括而言,就是把私德與職業相連起來,因品行而影響工作,不過在這個追求專業的年代,專業的概念已經保障了業界的合理期望和權力,所以越來越少人認為高尚的職業,必然導致高尚的人格,只需要一個守法的專業人仕就可以了。

或者平權運動的人,理想也是如此︰希望性別的身份,只帶來合理的期望,而不合理的要求和偏見,應該消除。例如認為女性不能出來工作,只能在家待產,或是因為女性的身份而獲得不相同的待遇,就是歧視,是不合理的。

換句話說,既然要消除不合理的期望,是否可以認為,事實上有些期望是合理的呢?因為她是女性,所以認為她會比較溫柔,是可以接受的期望嗎?又或是調轉來說,期望女性可以與男性爭奪同一個世界盃,又是不是不合理呢?似乎合理和不合理之間,還是存在一道相當寬闊的灰色地帶。

就例如女性的品味。女性向商品絕對是一個龐大的巿場,雜誌、電腦遊戲、飾物、玩具、劇集、小說甚至漫畫之類,都有一大堆針對女性口味的作品,而這些口味,到底是源於性別本質還是文化使然,恐怕難以回答。

如果說,因為是女性所以會喜歡某一類的東西,這個大概與平權人仕無關,但如果她們的口味是受到男性的主導,就可能遇上麻煩。例如有些女人走去隆胸,正是因 為男性愛豐滿的女性,貧乳不單不受男性歡迎,更可能導致女性的自尊心因此而受挫。這種因為身材不好而憂鬱的病態焦慮,歸根究柢還是因為男性主導社會美學, 才令女性受到這種侮辱。

但女性對於自己又有沒有第二種衡量方法呢?如果女性因為自己的膚色和身材,而感到非常自豪,甚至已經形成個人價值的一部份,在他們自己的圈子之間,就是用這種標準來鞭策自己,甚至男仕們會否欣賞已經不重要,這又可會說是女性已經建立出一套屬於自己的品味?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