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4

證據的期待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我們早已深信不已,植入在DNA之內,只要有機會證實,這份信念就會湧出來,成為行動,甚至我們自己未必能夠解釋清楚。

比方說,「絕世高手都是在職業圈之外」,就像寫文章最好的人都不是現職作家,最漂亮的女人都不是香港小姐,而當然世界上最好打的高手,依然是少林寺的掃地僧。也因此,未成名的歌手所唱的歌最有味道,唱功最值得欣賞,風格最有個性,一旦走紅了,就脫離群眾、滿身銅臭。為甚麼大家會認可這種未受考驗的能力?因為圈外高手,永遠都引人證實,一個例子就夠強烈鮮明。

又例如「老師的工作是春風化雨」,對,由不知道何時開始,教師變成了一種「為兩餐」的行業,學生對老師的敬意現在僅出於學歷的差異,尤其同學們都得到一種共識︰讀書為了考試,考試為了成績,而只有補習老師才能夠教出成績。這是事實嗎?不,我們心底裏依然相信,仍然盼望,那個在故事裏會保護學生、愛護同學的「真正老師」,是存在的。於是,一場八仙嶺山火,燃點起我們這份期盼,馬上就化為春風亭,直至現在。

另外,或者我們都有點種族歧視,就像認為白人比我們好,而黑人又比我們差,令人汗顏。例如金頭髮白皮膚的人說句中文,就可以逗得我們很開心,但我們說句英文呢,就很平常。像甚麼?就像大明星來到異國fans中間,說句剛剛才學的問候語,fans便瘋狂尖叫暈大浪,這就是身份的不對等,為甚麼我們得像fans一樣對金頭髮白皮膚的人擠眉弄眼?

可能說得太嚴重,但事實上,即使如教會這種地方,能夠稱得上佈道家,會邀請來佈道會的也幾乎都是白人。為甚麼他們能夠稱為佈道家?現時地球上教會增長最快的地區,都在非洲和南美洲,至少在數字來說,那裏的佈道士更有資格被稱為「家」,但白人們願意黑人牧師來勸他們悔改嗎?

還有很多很多例子,就像我們相信有又食煙又紋身又講粗口又吸毒的好人,有真正喜歡唱歌的偶像派歌手,有真心為巿民服務的高官議員之類之類。同一件事實就擺在眼前,千萬人就有千萬種截然不同的信念,牢不可破,根深柢固,因為我們實在有太多信念,永遠都只是等待證實。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