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6

道德淪亡 2之1

相比起來,道德保守派的確比較不討好,他們看起來都是落伍、古板、頑固和野蠻,最重要是都頗霸道。似乎的確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保守的人總不會只是自己保守便算,而會喜歡要求身邊的人,甚至整個社會跟隨其作風,就例如明光社喜歡對同性戀者指指點點,而屋邨裏的師奶就愛投訴TVB一些普通的電影鏡頭,總括一句就是麻煩又粗暴。

如果道德保守程度是一道光譜,由最左的自由派至最右的保守派,那麼顯然自由派受歡迎得多,因為就算兩者都喜歡指點別人的道德生活,叫人不做一些看來非必要的事,名為「解放」,但叫人多做一些所謂道德行為,則稱為「約束」,褒貶立見。而更重要是,自由派本質上就不重視所謂「我們的道德」,因為自由是人人相等的,每個人都需要自行決定個人的道德選擇,所以指點別人的道德問題,自由派並不會做。

為甚麼保守派總愛叫人跟他們的一套?這個故事說來話長,但簡單而言,是因為世界上並沒有充份的道德理由,不論人們訴諸理性、良心、上帝甚至乎效益,都沒有一個真正具說服力的理由,能夠指出為甚麼我需要做一個好人,充其量都是說「哦,這個意見很有趣,值得參考。」

對,都不過是意見而矣,任何關於道德的勸說,都只是意見。例如「你要人怎樣待你,你便要怎樣待人」是不錯,但誰都知道就算你如何好,別人依然可以對你差,甚至因為你好而利用你;更甚,要是你決定寧負天下人,莫叫天下人負你,說到底也沒有甚麼不妥。只能說句「這樣不太好吧」。

或者說「生意成功的秘訣是誠信」確是幾美妙,但我們既無法從成功人仕的這種風涼話中,得悉他們是講真還是講笑,兼且生意失敗的人比例之高,令我們不禁懷疑世界上是否有所謂成功秘訣。又可能你用「你對得住自己良心嗎?」或是「你還算是個人嗎?」之類,如果他回答說覺得自己都幾ok,那麼還有更強力的理由,去叫一個人行善嗎?沒有。

而現實上每一個人行道德,其實並不是基於充份理由,而是自發於個人對尊嚴和高貴的定義、社會的價值及宗教的信念,這些都不是充份強力的理由,我們要行道德,其實僅僅因為我認為這是好的。而這個「好」並不是因合理而存在,而是本來就存在,我們生於這裏,這裏本來就是這樣。

於是,千萬個更有道理的「反傳統道德行為」,隨著人類理性的發展,便慢慢推陳出新,於是原有的社會價值之類,便不停的失守,而且有越失越快、越失越極端的趨勢,這就是道德保守者口中的「道德淪亡」。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