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4

廢話很有趣

閒談是一種學問,雖然很多人不齒於把時間用在討論不切實際的說話,認為既然時間是寶貴的,青春是短暫的,閒談是無用的,盡可能利用僅有的空間,做一些有意義的大事,才能夠稱為有用的人。這種想法與討論「哲學之用」實在有了一點點相似,所以我們大可以認為「閒」其實就是一種人生態度和哲學,追求閒適本身就具有意義,暫且能夠替閒談找一個理由。

無論怎樣,想要閒談也不是這麼簡單,不管是興趣相近還是相異,要打開話題可能就先要打一場心理戰︰興趣相近的話,大有可能會講出對方早已知道的事實,要是見解平庸,也許兩三句後就無以為繼,尷尬收場,即使有獨到的想法,也不見得對方能夠放低既定成見,分享你的心得;如果興趣相異,自己的對白就可能令對方倍感無聊,越是講得精彩,對方越難出現共鳴,就像精英白領OL遇上電車男,根本就沒有交集的餘地。

因為遇上重要的人,希望可以製造良好印象,就努力思考該說的話,於是難免一番心理戰,但越想就越覺得困難,一場出色又可持續的閒談並不簡單。

除了天氣的問題之外,還有甚麼選擇?天氣之所以是閒談的王者,當然在於無論好天壞天都能夠說一通,而且無一例外,所有人的心情都會受到影響,當然更重要的是,沒有誰會與一個喜愛雨天的人誓不兩立,因為無論大家怎樣說都好,天氣會如何變化依然不是人力所能控制,一切都只不過是說了就算。

天氣之後又能怎樣呢?也許討論語言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例如問「母雷公咁遠,即係有幾遠?」反思習慣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大家都這樣說這樣做,萬一認真去問點解,就實在有夠討論空間,也因為這是共同體驗和習慣,不但有共鳴,而且不會有衝突。唯一問題是,忽然提起這個問題,然後傻笑的話,肯定會被人歧視。

回到母雷公的問題,如果你問她 (雖然有母又有公,但我暫信這是一個女人) 到底有多遠,也許就會聯想到,可能「老蓮咁遠」會更加遠。

這種例子有太多,「雞乸咁大隻字,即係有幾大?」「呢個問題唔駛問阿桂都知啦,但邊個係阿桂呢?」「膝頭哥幾時食過辣椒醬?」如果你覺得有趣,真的不妨用作閒談的材料,因為這是一種觀察力的表現,就如同看見別人的良好習慣和優點,然後加以欣賞和讚美,是討好別人的最佳示範。

要注意的兩個問題如下︰首先,這些問題在yahoo知識已經有很多人問過,在網上隨便也找得到答案,只是看有沒有人無聊得會找尋並記住而矣;第二,有些語言已經過時,例如「膝頭哥唔食辣椒醬」絕對是曾江時代的對白,現在的「O晒嘴」或是「超低能」都沒有拿出來討論的內涵,語言也許如一些專家所言,走向平面而淺薄。多可惜。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