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1

無人駕駛

到底一所監獄應該怎樣管理?在電影中是找不到答案的,到處都在說,管理層的人貪戀權位,隨意挑起囚犯的仇恨,厚此薄彼以夷制夷,全是整個故事的麻煩源頭。就比方說電影「監獄風雲」裏的張耀揚,為了拉攏獄中的黑幫大佬,便隨意將罪名嫁禍於又新又善良的梁家輝,所以到最後周潤發痛打張耀揚的時候,大家都叫好。

管理監獄的難處,也許在於獄裏的人都非善男信女,本來就註定是一群麻煩又古惑的群眾,整天都明對抗、暗作怪,對他們寬容就是對自己殘忍,大家都相信,如果他們會乖乖守秩序,本來就不會進牢吧。所以太平紳士來到,梁家輝抗議獄中有黑社會,張耀揚就說「這裏沒有黑社會」,還要再三強調。為甚麼要馬上否認?其實張都實在可憐,在一個扭曲的地方要進行不可能的任務,除了否認事實,他可以做甚麼?

挺有趣,一方面要否定監獄裏有黑社會,以表示懲教處的管理良好,但一方面要利用和黑社會頭目交換利益,以有效管理大量分散而各懷鬼胎的監犯,就例如找出失了踪的利器,於是就犧牲掉監獄存在的本來目的,亦即是社會公義,受害者自然是電影主角們。

如果要把上一代電影,和今一代電影作一個分類,大抵這裏就是了。就像電影「黑社會」所以獲得好評,正是因為它表達出一個大家相信,卻未能肯定的事實,即是政府和黑社會是妥協的,為的就是勢力平衡以達致表面和諧,理由就是惡的存在是必然的,人多就必然有罪犯,一個會為了錢和政府交涉的犯罪組織,是社會裏的必要之惡。因為有組織的罪惡,比沒有組織的,更有管理的希望,而兩代的共同之處,正是既要否定,又要肯定。零罪犯?這和世界和平一樣,只是生日願望。

有組織的確比沒組織來得好管理,就好像政府要諮詢「民意」,該怎麼辦?難不成要逐家逐戶訪問看一看大家的意見嗎?不會的,所以為甚麼居民組織是那麼受政府歡迎,正因為有疑問就可以問這個組織代表,例如村長,有難題有人犯法,又可以透過這個組織處理,不必處處動用國家機器。權力下放,其實是狠抓權力的另一手,是權術的檯底技。

但是為甚麼精通此道的政府會民怨沸騰?因為所謂民怨,其實都在互聯網上,而互聯網是沒有代表的,沒有人可以在網上被認定為大佬,自稱的都只會被人嘲笑,然後警察會找上門。在一個無辦法出現利益關係的社區,是徹底的無政府狀態,很好。如果監獄是註定無法乾淨地管理,且看看有沒有人,可以管理這個更可怕的互聯網吧。當然,也許根本沒有人害怕,因為上網,只是一種娛樂。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