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5

他人的旅行

朋友說︰「他,剛從xx回來了。」怎樣去處理這一個消息好呢?從他身上,可以看到了一個外地為他所留下的痕跡,忽然感覺是有一點點不同的,但是我呢,對他這個過程可說是完全沒有意識。在他往外地走的時候,我的生活仍然是老樣子,日復一日的工作對我來說,不代表任何日子,一個星期只是日曆上又推進了七天,人並沒有跟著有任何改變,不過他就不同了,他的腦袋在七日裏繞過了地球半個圈,每一天都被新事物衝擊,他的改變,我一無所知。

記憶是選擇性的,無趣的事例如工作之類,會斷片,過去一個星期的工作就算很忙,一過就會忘記,所以那個星期就好似不存在的,本來我們都習慣了這種生活,每個星期只有一日是活著,只有一日值得影相留念,只有一日我們是有記憶的。

忽然,他說自己去完旅行回來了,過去一星期他有活著,影了很多相,看了很多東西,有很多故事想講。我該怎樣去處理呢?在一個我沒有存在過的七日中,他存在了。

因此,聽別人講述自己旅行的故事,有時是十分痛苦的,因為不旦勾起自己遺忘了的記憶,還要去構想別人與自己生活的對比,如果內容有趣還好,如果沉悶的話真是不如一槍殺了我吧。就好像最宏偉的建築,只要縮成一張相片,就會喪失了吸引力,任人怎樣去描述,沒有了置身其中的體感,又缺漏了建築物四周的環境,怎麼可能感動,就如旅者的感動一樣呢?

今次到我去了,11月3日回來。他人的旅行,不一定會變成無聊的訊息,試著在日曆上跟我一起倒數,就會發現原來記憶是可以跟著前進,把這一星期每日的生活,都記下來,在香港時間的早上十一點,你在開會,而我就在吃晚餐,地球的兩端,因此有了聯繫。別把生活給遺忘,就可以發現,原來自己早已活得很精彩。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