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2

反省間

當撰寫著求職信時,會感到自己經歷的蒼白。

當生病去看醫生時,會體會自己意志的薄弱。

當別人需要安慰時,會明白自己詞語的貧乏。

當經歷人生低潮時,會清楚自己視野的膚淺。

當寫下自己感受時,會知道自己思緒的混亂。

到底我是天才,是庸才,是主人,是奴隸,是明智,是愚昧,是機靈,是笨拙,是知識份子,是無知之徒,這種斷然的結論從來都沒有出現過,更正確的說,是矛盾地反覆來回出現,有時我會自視過高,有時卻連正視自己都做不到。

難怪自古以來哲人最崇高的目標,都是渴望脫離肉體而成為絕對的存在。難道這個有血有肉的「我」就不是一個存在嗎?是的,因為我們這個擁有理想而渴望偉大的意志,永遠會受到肉體所支配,我們的快樂竟然都來自於︰
1) 胃的飽足
2) 喉的滋潤
3) 四肢的休息
4) 耳朵的聆靜
5) 眼睛的悅目
6) 性的高潮
7) 排便的舒暢

我們享受每種肉體的滿足時,就例如大熱天時口渴到不得了之際,忽然可以大口大口喝下汽水,之後舒暢地「啊」一聲歎出,除了吃飯和享受聆靜之外,我們每件事都是如此。那個「啊」的一聲是多麼原始,多麼肉體,在未啊之前,我們的身心都在找這個解決肉體需要的方案,我們「搵食」我們「搵廁所」我們甚至「搵女」,人的高貴德性到底去了哪裏?每一次當我檢視自己的慾望時,都不由得感到羞愧。

也許不值得羞愧,因為即使我永遠不能擺脫肉體的需要,即使我依然臣服於生物層的絕對命令,但我從來沒有喪失對他人心靈的感應,因為別人快樂而快樂,因為別人痛苦而傷心,我對於這個敏銳而富感情的內心,覺得驕傲。如果需要羞愧,那就是我不再明白別人感受的一天。

所以我就更加清楚,原來每當有人向我說︰「他難過,他痛苦」,我就知道,我是一個有價值的人。如果問人生有甚麼意義,其實就是知道自己的詞語有多貧乏,自己的力量有多無助,而世界上需要溫暖的人是如此多。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