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6

第四度

怎麼說香港人沒有創意呢?早在阿凡達以先,我們就已經有比起3D立體電影還要厲害的4D電影。可不是嗎?電影的影像仿如立體已經十分厲害,電影的魅力之一在於親臨現場,觀眾的脈搏和主角的心跳不單同步,還根本就是一體,要是有比3D還要厲害的話,香港這個東方荷理活就絕對是名不虛傳。直至我知道原來4D就是噴水和椅子會動的意思。

如果需要一個名副其實的4D電影,該怎樣做呢?根據科學家給我們的解釋,僅隨長闊高這3D即三維空間其後的第四維,就是時間。一套電影,展現得出3D圖像,該又怎樣展示時間?

不要說電影了,就連普通人要理解為甚麼時間能夠和空間並列,就已經十分困難,因為時間對於我們來說,不是「實在」的東西,是一個單位,一個概念,一種感覺;雖然空間也只是單位、概念和感覺,但似乎兩者就是不一樣,至少我們能夠說得出「這個空間有東西」而且可以在算術紙上畫一個正方體,說明這個空間有多大,但我們無法畫出時間;而且我們可以放進一些東西來充滿一個空間,但似乎我們無法做甚麼來塞著一個時間。

不過其實空間和時間,又不完全脫離普通人的語言,而僅存在於科學的理論,例如我們都會用「距離」來形容它們,於是一對戀人被大西洋所阻隔是一段長距離的愛情,而愛情的時間錯過後,導致雖然人在眼前,卻只剩下過期的愛意,亦被稱為一種無限遠的距離。到底是真心相愛,卻無法相見,還是凝望對方,但他對你的愛早已在十年前消逝,來得更加痛苦?這個也許是愛情小說永恆的題裁。

雖然異地戀和逝去的感情,都是一種遙遠,但畢竟兩者還是有點不一樣,空間上的距離,仍然有捉得到的幻想,時間上的距離,永遠都只是絕望。

就如我們躺在草地上,看著藍天下的白雲,或是晚間中的星空,伸出手來,似乎就可以把它們拿在手裏,這個動作當然只是一個幻想,但任何人這麼做,都會莫名其妙的,忽然有了希望,這個希望就來自天空原來是可以達到,空間上的距離,人類還是能夠超越、可以戰勝。

但你可以抱著同一份心情,回到人面桃花的舊地,鼓勵自己一番嗎?不可能。因為從一開始,消逝,就造成了一道永不可能翻越的牆,叫做「過去」。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