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08

天花板舞曲

小時候睡房的天花板會變色的,每一晚關上燈後,我都可以橫躺在牀,雙腳放在睡牀緊貼的牆上,雙手作枕,靜靜地看著色彩的變化。天花板的顏色,是很難去形容的,因為它混雜了紅色、黃色、藍色、白色和各種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色彩。如果古代的孩子是看著星空長大,那麼我就是看著這一片天成長的。

繽紛的色彩從哪裏來?通通都是從窗外的街道來,由街燈、巴士、酒樓招牌、對面大廈一家一戶還未關上的電視,混合起來就變成天花板上的投影。這些色彩不只變化,還會隨著聲音而起舞,巴士一經過,耳邊就響起它的引擎聲,天花板自然劃出一條黃色光線,隨著夜深,汽車漸漸疏落,光線的變化也會緩慢起來,只剩下對面電視閃動的節奏。

寧靜,並不是指一點聲音也沒有,而是一種人的狀態,即是能夠聽到最微小的聲音,發現到最不顯眼的動靜,這就是寧靜的感覺。天花板的舞動,相信是香港巿區特有的景觀,有車有人有燈光,當人躺在牀上,就會發現這其實是難得寧靜的空間。不一定是郊區的蟲鳴蛙叫才是寧靜,巿區的人聲車聲,亦猶如脈搏跳動,只要靜下來就能夠聆聽,讓視覺和聽覺放鬆起來,並不厭煩。

回頭一想,小時候這種寧靜,伴隨了我很多很多個晚上,不論日間非常興奮,腦中仍不住回味,還是生離死別,獨自在牀上哭泣,這個只有自己的世界,畢竟真的提供了最佳的癒合與治療。

倒轉來說,正正是這些晚上,令我獨子的身份更加孤獨,仿彿這個世界只有我才明白自己,既然花了這麼多的時間,在晚上隨天花板的色彩觀察自己,遠比我觀察這個世界、觀察別人為多,我對於自己的理解更遠超別人,我看為重的事、認為自己優秀的地方,有多少人會有同感呢?無數次我為自己的錯誤和缺點開脫,就在這些時刻,誰曾經與我同共同經歷呢?既然我是如此,別人又何嘗不是這樣?人與人要互相理解,除非記憶能夠直接交換。

前幾晚又看到對面大廈的幾個住戶,關上燈但開了電視,整間房不停閃著各種顏色,看起來十分精彩,就和十幾年前一樣。我這處也關了燈,從對面看來,又是怎樣呢?

The Nok

2 則留言:

little strong 提到...

我諗起細細個果陣成日聽到果d飛機聲....好懷念~搬走果陣聽唔到d飛機聲反而有d唔慣...

The Nok 提到...

我以前都有,可惜未試過躺在天台上看飛機。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