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3

香港‧道德港

香港真的是一個道德港嗎?可能是又可能不是。天天娛樂新聞報紙雜誌所講的,都是一幕接一幕家庭倫理鬧劇,雖然大幅大幅把慾女和肉女的照片恣意橫街,其實骨子裏話題都是將傳統的道德觀念申述又放大,然後加以鞭屍。同事們盡情地投入討論,嘴裏說的其實都是反覆表示,他們對道德如何如何重視,而娛樂圈的荒淫正好反襯出大家的平常,內心不論多麼想加入戰圈,都不會講出來。香港是一個道德港。

但多得明光社,似乎香港又不一定是道德港,因為明光社已經響朵,被稱為「道德塔利班」,全靠他們將保守派人仕聚集,新一代自由解放人仕才能夠找到共同敵人,然後在網上團結起來,將道德解放於生活之中。因此,現在很多話題已經不能隨便和「道德」二字掛勾,例如性交,就算是和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有些人都會說「這只是犯法」,甚至「濫交」這種帶有道德遣責味道既詞語,都要改寫為「擁有多個性伴侶」,又或者對一個從政的人應只談政績,不應談道德。

對從政的人不談道德,可能嗎?中國人素來就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一個沒有辦法對自己有道德要求的人,怎能夠治好國家呢?所以明君必須要有高尚的人格,才能得到人民的支持,所執的政才是仁政,因此一個有婚外情、召妓、或是對妻子不忠的人,總是要下台。

自從克林頓和萊溫斯基之後,這個話題有了明顯的結論︰從政者只需要政績,毋需談私德。因為道德本身就分很多種,關於性的問題與人民有何關係呢?克林頓從政八年,美國對內經濟強勁,對外世界和平,大家關注的只是克林頓有否向議會講大話,因為誠實比起濫交更重要。所以甘乃威無論是否有越軌,他只需要向家人負責,假如他沒有犯法,沒有違反誠信,則何需下台?

但是問下去,到底誠信又有何重要呢?克林頓的政績是有目共睹的,就算他有撒謊都改變不了經濟的盛世,既然企圖將道德和政治能力脫勾的話,所謂職業道德為甚麼還需要保留下來,當中又根據甚麼條件,去分類哪一種品德與工作有關?

所謂討伐道德塔利班,背後就是相信道德是人言人殊,自己喜歡的道德價值不可以強求別人跟隨,動不動就動用國家機器立法和執法,去消滅與自己道德價值不同的人,和恐怖主義沒有分別。既然如此,一個合約寫明工作內容但沒有提及「必須要講真話」的政職,實在想不出有甚麼徹查的需要。由此可見香港政府其實頗有先見之名,將一些本來屬於職業道德的所謂操守,例如私隱、貪污和性別歧視之類,通通立法,所以一個醫生只需要不犯法,他不需要有醫德,因為醫生只是一個職業一份工作,道德有甚麼好談?可見香港已經不是道德港。

不過,政治只是自由、民生和經濟嗎?民主和自由的分別之一,就是民主只屬於人民的喜好而已,所謂喜好,就是人言人殊,有些人喜歡參與政治和選舉,有些人漠不關心,有些人則極為討厭並患有選擇恐懼症。而沒有民主,個人的生活並不會受影響,和沒有自由是完全不同層次,殖民地時代的香港,本身就成為了一個強力的證據。

所以,要求政府要民主,本質上就和要求政府要誠實一樣,即是要求將個人的喜好,強加在政府身上,這就和要求公職人員要有私德一樣,只是某一類人民的願望。如果我們堅持政府的政績和私德要分開,為甚麼可以要求政府要民主呢?香港,原來始終是道德港。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