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1

我如記憶

甚麼是記憶?為甚麼有些歌,聽了就會流淚?為甚麼有些相片,看了就不想說話?為甚麼有些人,相對會無言?

在家裏聽了千百次的歌,偶爾在街上遇上,都會禁不住停下來聽,一直聽,直至整首歌播完。如果那是電話鈴聲,就會跟著唱,一直唱,直至忘記最後的歌詞。在家裏隨機播歌,有好些歌我一聽到就會跳過,一出現那個太熟悉的前奏,就會按下一首。但只要身處在那間播舊歌的舖,舊歌正好,我就會停下來,獨自的跟著哼起來。

歌曲總是伴隨著畫面,聽甚麼歌,便想起甚麼事情,往事如洪水般湧出來,填滿了人的腦袋,整個思想包括意識、感官和情緒,都被歌曲牽著走,由前奏到間場到高潮,心情隨著起跌,回憶隨著翻過一頁又頁,有些時候,人會因此被治療。在陌生環境之中,聽到了那一首熟悉的歌,因為與眼前的情境不協調,心裏的回憶便馬上爆發,搶佔視覺空間,將人帶回往昔的畫面,尋找內心深處的記憶,那是極度感性的經驗。

電腦太方便了,隨手就可以儲存幾千首mp3,聽歌如點唱機,隨意播放就已經有一場私人演唱會。但聽這樣多的音樂,複雜過份了,一個情緒未得平復和反覆回味,下一首就出現,情緒還未得整理好,就要趕及麻木起來,在家裏這樣隨機聽音樂,著實正在糟蹋音樂,縮短了它們的壽命。真正經典的歌,其實聽得越少越妙。

愛歌並不需要經常播放。所謂經典,不但由於它的旋律和內容,超越了時代的局限,還因為它經歷了日子,沉澱了足夠的愛和經歷。聽張國榮的歌會哭,聽梅艷芳的歌也會哭,因為那是我們一整代人的過去,他們的死,同時埋葬了我們同代人的友情、戀愛和生活記憶,活生生的把半個我拖進永遠的彼岸,再也不復返。歲月為甚麼會「逝去」,和生命一樣?就是這個道理。

但是,看見相片又有甚麼好說?難道相片,可以讓人想起他的氣味和體溫嗎?難道相片,可以代替他的擁抱和熱吻嗎?只能孤單可憐地靠著腦裏殘存的記憶,拼砌出連自己都懷疑的舊日片段,聊以慰藉空虛的軀殼,早已行屍走肉的身體。何苦呢?

即使讓你再見到一面,難道逝去感情又可以留得住?相對無言,遇上舊日的他大家共聚一張餐桌,誰應說第一句話?又該說甚麼話?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真的曾經痛心愛過、恨過、又讓時間忍痛洗擦傷口,怎麼能夠又讓自己受傷呢?你根本不會赴這局飯,就讓過去的事過去,好嗎?

當然,和老朋友見面就不一樣,舊日的友情五年、十年過去了,再拿出來的時候就如發酵成更香醇的紅酒,從酒窖中就散發出香氣,和那個朋友在一起,整個氣氛就是說不出來的懷舊。當我仔細打量他的時候,發現時間在他身上留下太多傷痕,相信在他眼中的我也是如此,只是友情就蓋過了一切,讓大家都回去當天,說著當天的話,一切仿如從頭開始。只是我們知道分離又在即,又要各自回到現實,這一種相對無言,你明白嗎?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