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0

道德之想像 2之1

前面的女仕很尷尬。尷尬得我也不敢望著她,恐怕會令她更難堪,而事實上,在場幾位人仕都沒有狠狠盯著,最多,也不過是偷偷瞄一下,然後又假裝自己正在看別的東西,或是隨意等待,但誰也知道,前面這位女仕很尷尬,因為她還未找到銀包,長長的人龍就正等待她把錢繳出來,而這位女仕越著急,看起來就越找不著。

找不到銀包,毫無疑問不是道德的問題,完全不同於殺人、非禮或是說謊,但卻可以引發出類似於羞愧、無地自容、尷尬的情緒,這個時候,我相信她不會希望被問到名字,不會希望心上人(如果有)看見這情況,甚至希望這件事從來沒有發生過,情況就像我們做了某些違背道德、法律和良心的事情。那該死的銀包。

有些人感慨,(某些)大陸人就是欠缺了這種有點像「道德」的羞恥感,所以香港人看見他們隨地大小便、隨處蹲坐、隨地吐痰、打尖插隊,仿如一群吃山長大的野豬,忽然放到高貴的自助餐廳裏,也不是犯甚麼法,但就是吃到令你覺得噁心,而偏偏牠們曉得付款,並且付得豪爽。於是,那個該死的銀包,不錯,它令女仕感到丟臉,但正因如此,你會感到一點點自豪。

這個小小道理,與內地多番造假問題以一種聯想串連起來,就使我們感覺到,整群的中國人,都欠缺了一種非常重要的核心,一種屬於道德領域的核心概念、動力或是本能之類,於是,他們不單不羞於打尖、不羞於隨街大便,甚至不羞於說謊、造假、不顧而去。這種感覺,令很多香港人覺得,內地,是危險的。

如果說這個核心是甚麼,也許像最初提及那位女仕一樣,就是一份於道德的「想像力」,就是想像到如果自己就是正在排隊的人,必定會對這位遲遲未找到銀包的女人不耐煩,而這種想像,將會使得自己無地自容。的而且確,假使那些製造毒奶粉的人,願意想像自己就是受害嬰兒的父親母親,怎麼可能做得出來?

The Nok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上帝存在,人類因而有道德觀。
這是唯一的合理推論嗎?

The Nok 提到...

何以見得?

Tony Leung 提到...

你的文筆及題材十分引人,建議你嘗試報章撰文,分享生活點滴。
而你所說的:道德的「想像力」,應該是同理心吧。把自己代入他人,設身處地的周詳考慮。無疑,強國人較欠缺同理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