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01

怎樣證明六四?

又到六月,一個敏感的月份。本來這篇題目是「港族」,因為六四事件這道傷痕,將香港人和中國大陸從民族意義上割離開來,以前我們不過是租界內外的分別,自一九八九年,我們就成為了香港人,是漢滿蒙回藏之後的第六大族人。整個中國大陸就只有我們在紀念,每一年的燭光晚會,就是我們這民族的重大慶典,我們是如此特別。中國歷史上那麼多重大事件,那麼多流血事件,就只有六四催生了香港人。

太多敬仰的前輩在毋忘六四,太多的相片、文章、錄像、人證物證在口耳相傳這一件非常有趣的事件。有香港人在當日死亡嗎?沒有。香港因為六四而需要宵禁嗎?沒有。香港的經濟有因為六四而衰退嗎?沒有。甚至正好相反,因為六四,香港變得相對更開放更自由。而種種因素微妙的相加之下,香港人就形成了一個族群,一個不再只懂唯利是圖、政治冷感的民族,我們因為自己是香港人而驕傲。

既然如此,為甚麼呂智偉之流,還可以有巿場?為甚麼我們可以預期,再二十年後,三十年後,四十年後,人們會叫囂︰「證明六四給我看吧!」

每一次網上爭論基督教的時候,每一次人們說「證明上帝存在吧!證明到我就信」,我都會想起六四這回事。我不打算提出甚麼理據可以支持到基督教是真,因為我根本就不相信,世界上可以有任何證據是充份的,正如當人質疑六四的存在時。

你給他照片嗎?他說,這是偽造的。你給他證人嗎?他說,這是被收買的。你給他一篇又一篇文章嗎?他說,作者被誤導了。再過五十年,人們會說︰「證明六四給我看吧!」做得到嗎?原來六四事件,慢慢就會變成一種信仰,信則有,不信則無,幸好,六四事件大概都是導人向善的,不至於成為邪教,但可惜是反政府的。

為甚麼呂智偉之流,陳一諤之流可以有巿場?因為這是一個反叛的年代,只有在主流意見之中,提出與眾不同的意見,才是時代的領袖,敢於打老虎的,才是英雄。於是香港民族的集體信仰「六四事件」自然成為開刀對象,對白就是我們熟悉的那一句︰「六四定論太霸道。」哈,一如耶和華太霸道一樣,只容許一種詮譯︰「上帝就是愛」,這種霸道正好挑起很多有智慧的人,群起來提出異議。「為甚麼六四死的一定是學生?」「為甚麼六四的學生一定沒有錯?」「為甚麼大家以為這是和平示威而不是反政府襲擊?」這種反問實在一點都不陌生。

不,我從來都不怕人挑戰,說︰「來個五餅二魚我就信耶穌勒」,因為我一開始就會反問,為甚麼五餅二魚就可以證明耶穌是真?怎樣證明六四?原來就好像我們每個星期的安息日,從地球的第一個星期起就有的傳統,一代傳一代,五千年後就這樣到我們的手中,證據是如此微弱,但是堅定。港族,還可以堅持幾多年?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