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05

難以承認

就像每個人第一次聽到自己的聲音,總會有點失望。聲音從錄音帶裏播放出來,刺耳、幼稚、煩擾,這就是我們的聲音嗎?幾十年來我們深信自己發音標準,咬字清楚,節奏得宜,聲音悅耳而洪厚,但原來遠不是如此;更甚的是,我們一直視為輕挑、敷淺並且煩厭的聲音,原來就屬於我自己。

每個學唱歌的人,第一道關口,就是先要接受自己的歌聲。不論過往幾多人稱讚你,不論你唱K時與歌星原唱如何融和,第一次翻聽自己的歌聲,那份震撼與難過,伴隨著臉紅從心底裏湧出來,這個體驗總是如此難忘。有多少人從此就寧願不再入錄音室?有多少人自此就不敢放聲唱歌?或是有多少人早早否定了錄音的結果?去蕪存菁,最後能繼續忍痛,徹底雕琢自己的聲音,磨練為不朽歌聲的人還剩多少?

承認自己並非那麼好,原來如此困難,因為我們對於「身為人」是有標準的。誰都說,做人簡簡單單,只求三餐一宿,甚至做個快樂綜援公屋人,是很容易。錯了,因為這種妥協,這種對現實世界的屈服,對挫折的投降,為我們不齒。我們稱這種選擇,叫做自甘墮落,萬一有天我就這樣做了,我,將不再是我。

有時,我們越來越不懂得拒絕,因為世界上總有些事情值得做,亦總有些事情,非由我們親手做不可,我們應該拒絕嗎?不能拒絕,就像看到河上有人遇溺,而自己身為救生員,怎可以繞過去裝作看不見?

更甚,我們看見有些人,因為結了婚,因為轉了工,因為生了孩子,就急急從某些責任上退了下來,也許只不過是義工,但我無法體諒。至少,我不承認那會是我的選擇,這不是我的標準。負責任,是一個沉重的原則。

直到一日,我們發現,原來身上早已有很多無法卸下的擔,有很多很多,一旦你卸下,就會帶來傷害;然後,如果你不放棄,遇溺的人就會是自己。痛苦。痛苦不只因為現實要把我們撕裂開來,不只因為世界有太多人要求增援,痛苦是因為原來我們到底也是普通人。

的確,有些人走到很遠,有些人一直懶惰,有些人積極,有些人逃避,但就算我們如何抽離,如何理性地看待自己的生活,我們仍不脫離身為人。承認自己的界限,然後好好地取/捨,否則我們再無寸進。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