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7

給臨時球迷的話

雖然大家很憤怒,但事實上,關於每個地球人都有權利看免費世界杯,確實沒有可靠理由去支持。一來沒有份出席決賽週的國家多的是,二來就算有份出賽,世界盃依然是足總們自己之間的遊戲,轉播的利潤他們沒有義務要分給群眾,而他們虧損的話,也不能向人民徵稅。當然,現實是沒有道理可言,不知道從那時開始,足球就是普世價值,幾乎要成為人權。事情就是這樣,命運選擇了足球成為地球人的代表運動,成為一種能凝聚民族、帶來身份認同的力量,雖然這不是必然的,例如美國就是例外。

因此其實我們要知道,免費觀看世界盃,從來都是一種主觀願望,現在做不到,將來也不見得會做得到。於是,香港人的世界盃記憶更為與別不同,例如我們習慣聽不懂旁述。這是親身經歷,在酒吧裏的所謂免費睇波,頻道是來自泰國的,旁述在嘰嘰呱呱,我們自行在解讀球員、辨認球員、自行歡呼。大家不需要投訴黃興桂吧?因為旁述作為一種配樂,一種廢話,對我們而言,從來都不陌生。

提起桂神,大家都說他是明燈,即是他貼甚麼,買對家就正確了,例如車路士對拜仁,他說車路士坐和望贏的話,對不起,拜仁最後就會勝出。就像比利一樣,每一次他說看好巴西,那一年巴西就八強出局,他說西班牙很強,西班牙連分組賽都出局,很可怕,比利是烏鴉口。

誇大又好、心理作用又好,每一年總不缺少這些人,不過明燈和烏鴉口,雖然都是指貼不中,但背後的感情就大大不同。明燈,就是如果你專注賭波,這些人的意見是價值連城的;烏鴉口,就是你的愛隊,會成為這些人所吐出來的殘渣。所以明燈是要親近,烏鴉口則要封殺,至於為甚麼賭波要如此依賴偏見,而為甚麼所謂愛隊,實力竟然差勁到會受某人的咀咒影響,這些都不重要,只能夠說一句,這就是現代足球。

不過既然承認了世界杯是現代足球,而我們又要求一場球賽,需要有慢鏡重播以更正球證、需要電腦晶片以確認越位、需要有全球直播讓全人類參與、需要有球星和入球讓外行人能投入比賽的話,我們就要接受,足球比賽並不是半場衝力射球和猛虎射球不停互轟,亦不是金球精華九十分鐘不斷更新上映,而是一群有血有肉的球員,在賭上前途、榮譽和性命的比賽中,一點一滴地經營比賽,不容有失,亦即是大家所總結的︰悶。

這樣的話,世界杯是否遲早會衰落?我不知道,但這是一個兩難,不涉及巨額利潤,沒有人願意當足球員,例如在香港;一旦涉及暴富,足球世界就不再是單純的繽紛嘉年華,就像意甲和世界杯。當然,作為只是上網看免費串流的香港人,本來就沒有資格多多事實。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