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3

為甚麼高皓正被圍插?

到底高皓正能否理解,為甚麼當他和其他最愛自瀆的高登仔一樣,在網上分享「戒 J 心得」的時候,人家就會得到「謝謝分享」「一齊努力」的回覆,而他得到的就是無數批評和厭惡。

當然,甚麼「你有戒 J 心得,代表你自瀆過很多吧?哈哈」之類的嘲諷,本身就很低水準;而「你以前玩咁多女,而家扮純情?」則是另一類常見但其實沒有價值的批評。然而在過濾走一大堆人身攻擊、雙重標準之後,依然有值得高皓正去思考及面對的問題。例如同樣是戒 J 心得,由他來說會有如此強烈反彈,這個現象自身已經應該正視。

單刀直入,人們就是不喜歡基督教中人公開主張性保守。本來保守是一種值得尊重的態度,基督教趨向保守,也是理所當然,難道高皓正贊成孌童合化法就合理嗎?不會。問題在於基督教界幾年以來,自明光社開始,公開高調介入及評論社會的「風氣」,甚至動用政府機關例如淫審署,去收緊一些香港主流社會本來都寬容的尺度,這種由宗教介入世俗的行動一開展,世俗反過來介入宗教也是無可避免。即是說,還拖。

既然是還拖,那就很難保持理性及理據,變成泥漿摔角,以嘲弄開始,以恥笑結束。然而除了還拖的忿怒外,人們對基督教的反感,也非僅此一樣。

舉個例,基督教界對於貞潔的關心,已經遠超於對人類幸福的關懷,就像以色列屠殺巴勒斯坦,基督教對於它們的發源地並無任何表態;例如地產霸權,教會並無作出回應,又或無能為力;對於泯滅人性的國民教育,浸信會呂明才第一個衝出去開班;甚麼大主教,還竟然「滿意中國內地的宗教自由水平」,公然附庸極權政府的取態,令人質疑,到底它們是事奉上帝,還是事奉瑪門 (即是金錢)。

「為大局著想」不應該是基督教的宗旨,所謂「上帝會開路」難道來自於對不公義政權的屈膝?合作傳教是一回事,說謊話是一回事,而基督教核心的精神,令人得到幸福,更是另一回事。教會壯大,但是埋沒理性、踐踏德性,凡此種種都削弱了基督教在一般人心中的地位。

本來基督教對於社會世事不予置評,專注於改變人類內心,而不是干預世俗社會,我覺得其實挺合理,一個欠缺對於世界及人類福祉有大局觀,卻又處處想在社會宣示基督教道德觀,企圖改變社會,如此結局是理所當然。「高皓正只是分享個人感受」?或許是的;「基督教都有關心其他社會議題」?恐怕也是有的。可能人們也有不公平地放大部份教徒的部份言論,但人們就是不喜歡基督教,更不喜歡他們公開批評「社會風氣」,這是不爭的事實。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