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7

時地人

實不相瞞,我還有另一個blog,叫做《時地人》,就是用來寫故事的,如果《車窗望》是想用最精煉的方式,說我想說的話,那麼這個二號blog就是用最史詩的故事,來說最深刻的教訓。

想是這麼想,但寫過幾篇,又刪除之後,就覺得自己沒甚麼寫故事的天份。寫故事,於我來說最困難的,就是能夠依據不同的人物個性背景位置來行動與說話,即是「讓角色自己說話」,非常困難。

因為一個有張力的故事,或至少有話好說的故事,必然讓角色們處於不同的景況與角度,有如《羅生門》,每個人只能根據他所看到的、經歷過的、思考到的來指揮行動。看的時候會很過癮,不單是因為互相溝通與理解已經是永恆的課題,總是充滿著起承轉合,而且人與人之間價值觀的火花,也很好看。水平高的,不是那種一方忠直,一方邪惡的幼稚故事,而是每個人各有好各有壞,更重要是各有能夠自圓其說、理性感性並重要的立場與思考方式,這是最好看。而我寫不出來。

身為作者,會有一種困難,就是站到了全知的高度,很難代入於故事角色。而且,我也犯了很多作者會犯的毛病,就是太介懷完美的故事結構,在沒有非常令自己信服的大綱之前,寫不出來。雖然我知道很多好看的故事,本身就沒甚麼大綱,他們只是讓角色自己說話,但我就是做不到。

那不就是開了一個廢blog嗎?還好,有一種風格叫做無厘頭,與《車窗望》相對,那裏以口語來創作,基本上就是一種無厘頭的生活隨筆,不期望有甚麼好事會寫下來,但寫別人的故事,不如先寫我自己的故事。或者有一日,《時地人》會走上正軌,走上我原來想它走的路,也說不定。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