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7

辯論只是一場遊戲

辯論比賽也許是最奇怪的遊戲,其規則要求人們盡力維護自己所抽中的立場,然後說服評判自己是最為正確的一方。既然要有辯論的味道,題目當然沒有明顯對錯或社會共識,例如甚麼安樂死應否合化法、死刑應否廢除或是複製人是否合乎道德之類都很好。這個遊戲所以奇怪,正是要求參與者,尤其是一群學生,就一個連哲學家們都沒有明顯共識的事 (雖然他們從來沒有任何共識),強烈申辯自己的立場,而原因只是單單因為他抽中了這個立場。

這種與「求學精神」完全背道而馳的遊戲,卻在學界之中大行其道,甚至加入學校辯論隊,然後贏了辯論比賽,就會成為一個英雄。這是因為辯論的好處,完全在於說服力的鍛練。一個人要說服人,就需要用盡各種方法,而所謂各種方法,話說分為兩大類,一是雄辯,二是詭辯。雄辯者,用各種正面理據,如恰當的推論和貼切的事例,支持自己的立場,或推翻對方的立論;詭辯者,扭曲對手意思、矮化對手立場、誤導對方的討論方向,甚至偷偷用盡各種邏輯謬誤和訴諸感情,令對手不能反擊。

這一派完全不求學問,只求勝利,至於論題的內容呢?真相呢?理據呢?不重要,在這裏只有勝利才有價值。很明顯,勝利的關鍵就是投入,對自己所擁護的堅信不移,絕不容許任何理據動搖自己的信念,只集中於鑽營對手的失誤,或是挑出字與字之間狹縫中的空間,掩飾自己的弱點,揭開對方的瘡疤。

是辯論比賽太深入民心嗎?人們好像不能接受「沒有立場」的發言和發問,如果你提出了反對安樂死的理由,並且駁斥了支持安樂死的看法,但最後你竟然說,自己其實並未曾真正反對過安樂死,這到底是一種怎樣的狀態?人們很迷惑。要麼你就支持,要麼你就反對,你既反對支持者,又反對反對者,我們該怎樣理解和回應你呢?對,正如辯論比賽,既然不是正方又不是反方,這個遊戲該如何下去好?

慶幸世界上有些人明白,辯論,始終是一個遊戲,而立場是從來沒有意義的,真正的做學問不會先替自己定一個立場,然後替自己堆砌一些辯駁;世界上有太多事根本就沒有正反方,支持或是反對都是錯的答案。辯論比賽裏真正的落敗,不是評判給的分數不及格,而是參加者再也無法接受對立的任何觀點,永遠都離不開這個遊戲。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