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5

欣賞耶穌,但不欣賞耶教 (上)

除非你認為基督教是蠢人、懦夫和騙子的大集合,又或已經成為忠實信徒,否則都總會有一套應對它的取態,而今日有相當多的人,取態是「欣賞耶穌,但不欣賞耶教」。

這是正常的,畢竟在聖經裏的耶穌,總是衣著樸素,生活清簡,甚至窮得連「枕頭的地方也沒有」;而且祂不單沒有公審淫婦,還連消帶打寬恕了那些帶著仇恨的觀眾;甚至迎來死亡威嚇,祂還不卑不亢站立在權貴面前,堅持自己的信念,沒有絲毫妥協。這裏有哪一點與今日的教會相似?

在一般人的視野範圍內,看到的教會總是大把錢,但都是用在門面建築、牧師薪津或是大堆頭活動;而且教會常常發出審判別人的言論,容不下異見;雖然打壓別人但是向政權靠攏,根本建制派;糾纏於個人貞潔,但無視於社會不公義。於是偶有一兩個勇於表達政見、爭取社會公義的教徒,就加倍受到群眾重視,即是多like多share。在他們身上,仿彿看到了耶穌,看到了不為世俗教會所容許的治外真信仰。

在理解或批判之前,有一個相當關鍵的分歧是備受忽略,而這是造成教內教外夏蟲不可語冰的重要成因︰「政治改革並不能拯救人類。」這是信仰的一個重要觀念。

這不是無的放矢,也不是源於對民主的無知而濫發的批評,同時亦非故意挑民主政治的骨頭,因為從根本而言,民主政制從一開始就不是為了解決人類心靈的缺失而發明。就算有普選、三權分立、言論自由等等,兩夫妻一樣可以生活在猜忌、嫉妒、仇恨之中,互相折磨至死。這不是政治的錯,而是從根本上兩者所追逐的幸福是截然不同的事情。

甚麼叫「拯救人類」?這麼宏大誇張的口號還真是相當適合宗教界使用。稍為放下偏見,其實我們不難發現,香港人的確活得很不開心,而最大的不開心來自於「不滿」,我們每個人都對於某些事情不滿。香港人的痛苦並非來自於缺乏,因為事實上我們甚麼都不缺,就算沒有樓,真正訓街的人有幾多個?我們只是不滿,一個無法滿足的黑洞不停蠶食著人們本來已經脆弱而蒼白的心靈,無論你有樓沒有樓有女沒有女有工沒有工,能夠快樂滿足的香港人少之又少。

即使任何政制,心靈的赤貧永遠摧殘著人類的生命,七宗罪「傲慢、妒忌、暴怒、懶惰、貪婪、貪食及色慾」,沒有任何政府可以解決得到,而宗教表明唯有信仰可以處理。人類的真實幸福,是無論處優、處卑、處富足、處困乏都可以坦然而安樂,不應向外求,而應向上求及向內求。

但是在嚴重的社會不公,甚至喪失社會公義下,這種「絕對坦然」的宗教理想狀態還可以維持嗎?基督徒能夠脫理社會現實而生存嗎?正如現在我們普遍所見到「教會不問世事」的現象?下篇再續。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