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03

承諾

在一個扭曲的世界,簡單概念會被扭曲,也不是甚麼出奇的事,例如「承諾」就是一個漸漸被腐蝕得失去光澤的詞彙,不單沒有人會感到這是一種崇高的美德,更是越來越多人無法明白甚麼叫做承諾。

答應要做的事,做到,這就叫做承諾,很簡單不是嗎?但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人們習慣了替「失信」找理由,承諾了的事沒有辦妥,然後解釋,就當作事情圓滿解決。承諾,其實就只有一個選項,就是100%完成,從來沒有「解釋為何辦不到」這個結局,然而人們還是輕言答應。

是啦,我知道,世界上好像有很多意外,「我都唔想架!」這是很多很多失信的人事後之解釋。然而,一個有誠信的人,遇上意外,會無論如何都說到做到,不論是背負很多麻煩勉強辦到,之後的事之後再算也好,或是找出任何理想的替代方案,寧願欠別人的人情也要辦得到也好,這才叫做承諾。更重要是,承諾,就是要排除任何意外,不容許自己有失信的空間。

比方說,你約朋友放工後去看戲,哎,忽然原來公司要OT,你說︰「我都唔想架!」是啊,要OT是上司的要求,問題是,為甚麼你要約放工去看戲?約在假期不行嗎?約在周末不可以嗎?如果根本有太多因素你控制不到,你憑甚麼給人承諾?

所以誠信不單是一種道德責任,而且是一種能力的證明,沒有控制自己生活秩序能力的人,也根本毫無信用可言,換轉一樣,沒有信用的人根本就是無能。世界上有很多人同時有很多圈子,但他們把工作和時間分配得完美無瑕,從不失信於人,有些人就是能夠同時工作有副業還照顧孩子之餘依然能夠繼續幾項義工服務,但這個人,不是你。

一次,兩次,還算吧,每一次失信都搬出一大堆藉口的話,請嚴重反省你自己的能力,然後放棄一些你無法控制卻又非必要的東西,甚至是娛樂。

至於「應承住先」,則是更恐怖的答案,這種連自己未來都無法負責任的人,從根本而言就是一個人渣,以往我都會想寬容一點,嘛,畢竟世事很難全都控制,但後來我發現這是「不為,非不能也」,那麼就再沒有說話要跟他講了。

The Nok

1 則留言:

Kelvin 提到...

非常同意!
「應承住先」這種渣滓真是無處不在,
「以往我都會想寬容一點」,我也是,
但生存至今,明白到問題根本不在於他能不能應約,也不是他不想應約,只是想要更有意義/價值的約會。
跟這種人約會談心,倒不如留在公司開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