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31

重溫舊功課

在電腦找不到當年大學畢業前的 FYP (勉強算為畢業論文?),感覺有點可惜,希望之後能夠在 backup 甚麼的找得到,畢竟它也是一個有趣的紀錄,雖然我寫的題目是「Gilbert Harman  的道德相對主義」,程度也僅僅是闡述其講法,然後再引用不同人的批評,為他的理論作一個較全面的檢視。談不上有趣,更與洞見、創見一點關係都沒有,而最後的分數是 B+。

在畢業多年之後,偶爾會想起,如果要重新再寫過畢業論文,會立一個怎樣的題目呢?可能會寫例如「性別的價值」、「彼岸觀念下的道德兩難」、「論香港人應否生孩子」或是「理性在政治衝突中的位置」之類吧,不知道教授會有甚麼指引,抑或任我亂寫。

Year 1 那時有份功課叫「哲學札記」,其實就是老師讓同學保持一種習慣思考的生活方式,然後暢所欲言,藉此慢慢適應讀哲學的態度與方式。不知道其他同學寫甚麼,但我已經不敢再重溫那些功課了,應該是讀起來連自己都會面紅的文字吧。

關於讀大學的故事有很多,單單是「讀書」這個環節,已經有很多東西可以寫,例如以前讀過 Human Resources 一個科,狠狠地得了一個 C+。但事實上我已經徹底忘記了讀過甚麼,因此無法判斷是我讀得差,還是那個科有問題。姑且先認為是那個科有問題。

重溫 HR 的教案,還尚算可以知道它在說甚麼,但是一打開 A Level 讀過的生物學 DIY 筆記,例如 Cytology,就頭暈了。又密集又多內容又無數概念和資料,很難相信是自己當年製作的。由此可見人類的智力在 18 歲左右應該是高峰,然後就一直走下坡。所以偶爾還會發惡夢,以為自己沒有讀書就去應考 A Level。

關於讀書還有最後一點的,就是幸好那時候未有 Facebook,否則大概應該考不上大學。

The Nok

1 則留言:

某同房 提到...

講「咩叫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