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15

等好事近

有時,我們都不知道甚麼才算好。

例如一群人聚會,說甚麼呢?他們喜歡呻慘,波士的剝削,鄰居的無理,家庭的悲劇,都是聚會話題的好材料。萬一,你的工作上司很好,收入不錯,而且不用開OT,兼且居然還幫到人,怎麼好意思開口呢?你怎麼能夠拿出「哎唷,上個月我們公司停了電一日,無端端放一日假,唯有把工作堆到第二天做,很忙呢」作為話題?

只要有一個人呻慘,大家就會爭相呻慘、起鬨呻慘,要是不夠慘,就要自行創作,例如明明不過是在旺角跌了銀包,就要說成「在擠擁的旺角遇見一大堆講普通話的人,推來推去,還不知道是被偷了還是被撞跌,唉,這個銀包很有記念價值的啊」,然後帶出一段有教育意義的現象,例如「旺角治安越來越差」或是「遇見自由行要加倍小心」。

幾乎到達一種人際關係的程度。例如一個生長在破碎家庭的孩子,很酷。被媽媽體罰?算不得甚麼,你在孩子們的眼中會看得見這種態度︰被媽媽拿鐵尺體罰呢,就似樣了。你亮出手臂給大家看,紅紅斑斑的,你贏到了朋友們的欣賞,這一刻,就似是英雄。

所以每個孩子都有責任誇大父母的缺點,沒有缺點作為食糧,他們沒辦法在同輩間消費出來,come on,好歹都賞我一記耳光,或是試試用拖鞋打我,讓我不致於落後。甚麼?原來我的父親母親是模範生,又關心又體貼又管教有道的話,我還可以呻甚麼?

如果我們說,這個世界很扭曲,這就是了。呻飢莫呻飽,傳統下來的智慧使我們學會,即使有好事,都要touchwood,把手上有的東西都批評到盡,或許好事就會臨到。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