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4

消失的世界觀

「窮人不要生仔」是一個相當流行的口號,有些生活艱苦的人,會抱怨上一代沒有留下甚麼給自己,未生孩子的,會被這個競爭越演越烈的社會嚇怕,而生了孩子的,則一直唸著起跑線起跑線,恐怕做漏了任何東西,沒有讓孩子有101分的競爭力,就於心有愧。這是一個集體恐慌的世界,窮人生孩子,就像累人一世。

如果有看日本動漫,常常會有些角色,是屬於「某某一族」,而這些一族往往都有特定的任務,代代相傳,例如是守護一座山,打理一間寺廟,或是封印某個惡魔。那些一族的年輕成員,總是很早就認同自己的使命,仿彿真是生下來就為了同一個目的,偶爾會出現逃離這些使命的角色,通常也只是劇情需要,但「生下來就為了守護 XX」「世世代代都承繼 XX」在動漫看來卻像理所當然。

雖然在動畫裏理所當然,所謂 NPC 就是要有既定任務與人生,放到今天的現實社會裏,卻是難以理解的,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被宣稱是「獨立自主」,然而都被放到同一條跑道上,以不同的起點,追逐相同的終點︰金錢和權力。偶爾會有人談理想,但理想的價值依然以金錢來衡量,本質一樣。

而那些生來就有價值的族群,甚少會抱怨自己生下來輸在起跑線,也較少擔心自己不夠好會害了孩子,一切不是從「小孩子的個人命運」來衡量,而是以「整個族群的意義」做基準。所謂「大我」原來曾經存在過,是曾經一種能凌駕於個人利益的人生意義,以世世代代為單位,並由上而下來塑造個人的存在價值和義務。甚麼「四百年的承諾」,一種國與國、族與族之間的友誼,背後就靠一輩又一輩的人在承繼與支撐。

問題是,我們沒有信念。就算有,我們已經害怕將家族與信念掛勾,在經過太多當權者的濫用後,「大我」早就變質為一種威脅別人,以滿足私利的堂皇對白,鐘擺效應之下,我們的世界已經變成「唯我最高」,與此同時就迷失於世界之中。

遺產,在今日的用法總是伴隨著爭執與官司,但可以傳承幾百年的,只能是一份「信念」,也是信念令孩子走在完全不同的跑道上,追逐完全不同的目標。在這個開舖 30 年都已經叫做「老店」的年代,開舖 300 年,傳了八代人的小店,完全不是我們所能理解的世界,在香港甚麼都可以賣,甚麼都不及金錢重要。

我們已經失去了其他跑道,唯一剩下的,就是大家都在追逐的金錢與權力,我們拼盡力去為他們爭取前一點的位置,但在終點等著他們的,就只是下一場名利追逐,並且無間地獄般一代傳一代。難怪不少人宣言,與其供孩子讀大學,不如慳起學費做首期,確實言之有理,因為我們沒有一份能凌駕自我利益的信念,只有眼前刻下的物質利益。

The Nok

2 則留言:

lee yu 提到...

所謂"理想"類似"烏托邦"一詞,從未在人間落實過?

匿名 提到...

要將栽培子女的錢用去儲首期, 首先要肯子女成長後不能賺回投入的金錢, 相信沒人會在子女還小時便認定自己的下一代長大後沒出息。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