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8

留言作為一種現象



現在網上流行一句說話,就是「識看一定看留言」,似乎爭相留下最好笑、最啜核、最刻薄、最打臉的留言,幾乎是所有 FB 用戶的共識及玩法,或許歐美都是差不多,但至少肯定,港台地區的用家尤甚,特別是香港用戶,差不多到了一個程度,如果沒辦法留個搶眼的留言,就不如不留。

這其實是伴隨著一種「必須言之有物」卻又要「不停曝光的要求」之下的後遺症。

在互聯網的所謂必須言之有物的「有物」,指的並不是一種知識,不是一種正確或準確的陳述,恰好相反,在互聯網要讓人覺得「有物」,正正需要以偏蓋全,正正需要瑣碎信念誇大化,正正需要嘩眾以取寵,所以「有些女人是雞 (妓女)」在網上是廢話,但是「所有女人都是雞」在網上就是真理。

「有些女人是雞」在網上是近乎沒有討論意義的,因為那只是一個大家都知道的常識,但是「所有女人都是雞」呢,似乎就很有討論的價值,很有玩味,很有深度,這種「談資」才是互聯網時代所謂言之有物的意思,跟正確與否並無關係。

但是後一句的說法,其實是把妓女的局部定義,以近乎野蠻的方式推而廣之,即是「因為妓女涉及性」,而「妓女依賴男人光顧 / 金錢支持生活」,於是就套用到每一個會與男性做愛,及與男人建立家庭的女人身上,還強加一句「老婆只是私家雞」,先不論雞本身是否一種侮辱,又或男人會否自覺為妓女的兒子,又或女人在家庭中的職能等等,這句「所有女人都是雞」根本就是一句 soundbite,是經不起任何認真考究、純粹發泄而且充滿偏見歧視的口號,不過這些句語才有市場,才會吸引到人流,無論是鬧,還是讚。

這是非常成功的方程式,捉著一點站不住腳的觀察,然後化約成最容易理解,也最有空間去詮釋的口號,例如「有一種愛叫 XXX」「中國人就是賤」「真正成功的男人 30 歲前要有 A、B 和 C」「沒有醜的女人,只有懶的女人」乜乜物物,基本上都是這個套路,說中了就會分享,說不中也要分享覺得自己很獨特,於是很容易所謂 Viral。

而更進一步,本來偶爾一句半句精景的,確實可以引起不錯的討論,至少有個切入點,而不是甚麼都「見仁見智」的無聊結論。所以曾幾何時「上帝已死」或是「唯一嚴肅的哲學問題,就是人為什麼不自殺」,都是很有哲學思辯,很有衝擊力的誇大其詞或以偏蓋全 (因為是僻義)。可怕的是,這個世上太多自稱所謂小編,將同一條方程式每天套用在各種無聊瑣碎的事情上,例如「上班時唯一的煩惱,就是午餐該吃甚麼」之類,泛濫成災,那結局當然就是反彈回來的各種留言。

用簡單的講法就是,各大 FB 頁及管理人,用最錯漏百出但又最有效的口號來吸引關注,然後理所當然會被人找到論述中的誤點、矛盾、漏洞,於是習慣留言打臉,慢慢形成一個循環,專頁負責出廢文,留言負責製造神回覆,成為了今日 FB 上的娛樂主旋律,還衝起了瀏覽量與互動量。

至於那些認真思考、小心用字、邏輯慎密的長篇短句呢?抱歉,沒有 Noise 的話其實也就是個 Nobody,根本沒有人知道你說過話。所以新聞真的在變質,不是提供事實陳述讓你討論,而是不斷找吸引人討論的東西,野蠻地切入讓你開心討論,為甚麼假新聞網站瀏覽量更高?為甚麼越來越多 FB 頁出腦殘文?答案就在這裏。

The Nok

2016-07-18

AV 與廉價的烏托邦


不只一次看到有人表示 AV 讓世界變成了烏托邦,因為在各大色情論壇上,分享影片的帖子都是一片和諧,不分國族膚色,留言總是「感謝大大無私分享」,好像進入了塵世中最無紛爭的理想國。這種說法理所當然會受到注目及歡迎,畢竟看 AV 與自瀆被視為最原始、最私隱、最難以啟齒的話題,如今不單值得欣賞,還有一條道德光環,所謂打飛機救世界,自己爽了還受歌頌,當然要 share。

但這種想法本身有太多問題。例如大多數網路色情影片分享,在本質上其實等同於分賊贓,因為大家每一次觀看影片,都只有網站 / 論壇獲益,最努力付出及工作的演員與製作者,絕大多數是一仙都分不到。換言之,「感謝大大無私分享」的恩惠,是建基於剝削 AV 工作者而來的慷他人之慨,背後毫無道德價值可言,就算是「無私」也只是廉價的無私。

「但香港沒有合法 AV 進口嘛!」這的確是我們最主要的理由或反駁,但從來沒有人去讓 AV 變得合法,如果「打飛機」是一種權利,那麼人們就有必要去爭取讓 AV 進口合法化,又或者,既然現在人們愛講本土,那麼開展本土色情電影工業實屬理所當然,讓港人的妻女成為合法女優,明買明賣,而不是剝削日本島國上的妻女們,然後製造一個空想的烏托邦來自我歌頌。

而且「一片和諧」就等同於烏托邦嗎?失去了所有的意見和內涵,只化約為毫無異議的讚美之聲,不論從哪個時間點來看,認為這就是「完美」的想法都是令人作嘔的,相對來說,正因為人與人之間有所不同,讓相異甚至對立的意見碰撞及交流,才勉強可跟烏托邦拉上關係,而不是一群行屍走肉、機械式感謝大大才叫做理想國。

再者,建基於原始慾望而存在的狀態,也是相當可憐的。福本伸行漫畫《銀與金》的劇情中,主角要與頂級企業家打麻雀,輸了的話會失去一切而被圈養成囚犯,其中一個只剩下每天看色情片自瀆作唯一滿足,慢慢就崩潰並沉溺於這種原始慾望,整天只懂盯著屏幕,即使根本已經不再播片,他成為了連自己名字都無力完整說出的一頭野獸,比起巴夫洛夫的狗還要可憐的存在。

當香港有合法 AV,有自家色情電影工業,觀眾懂得尊重他人的付出,並支付相應報酬來捍衛自己的打飛機權利,再來說烏托邦也不遲。

The Nok

2016-03-10

自殺作為一種選擇

目前社會上關於自殺的議論,總是充滿一些矛盾或可疑之處,而且自殺者與非自殺者之間,卻經常是夏蟲不可語冰,人們的所謂可惜或分析,就算說起來頭頭是道,但感覺上永遠都與真相隔了一層。最關鍵的問題是,人們不把自殺視為一種「選擇」。

先從結果說起,自殺對人類有甚麼影響?除了與死者相關的人傷心之外,自殺事實上並沒對社會或世界構成影響,每天都有無數人死,有無數人活。一個在實質上沒有傷害別人的行為,整個社會卻是以法律的、道德的、生理上與心理上的加以限制,務求使每一個自殺的人,在考慮自殺前,須面對相當高的門檻或壓力,藉此減少自殺的機會。

但最終的結果,卻總是自殺的人匆匆自殺,事前盡量不著任何痕跡,忽地一下就跳樓,只容許專家們事後孔明,整件事變得更為神秘,自殺的影像更為獵奇,自殺的事件更為矚目。到底是使得「問題」更易解決,還是更難解決?

很多人們深信,只要不談不說不討論,自殺的人就會變得不想自殺,變得喜歡生存多於死亡,世界上就沒有人會自殺。

就是這個問題。當一個人認為「生存」的狀態,不及「死亡」的狀態時,到底我們要用甚麼理據去說服他,放棄這個想法?正因為自殺是不可逆轉,假如我們害怕「一時衝動做傻事」,人類更應該認真仔細的審視,到底我們需要生存到一個怎樣的狀態,而不是死忍爛忍到忍無可忍,待到心理關口超過社會壓力,就砰一聲跳出去,旁人目瞪口呆。

規劃自己的死亡,早就應該視為現代社會人類的權利兼義務。沒錯,還是有很多很多難題,例如會否產生非自願的死亡規劃 (即謀殺),但這不是問題的核心,正如結婚都有非自願,都有丈夫強姦妻子,但由此廢除婚姻顯然是錯誤的。所以關鍵是我們了解生與死的衡量,要明白死亡的意義,要了解生存的價值,就像我們結婚前應該先了解何謂婚姻。

人類自古以來就反自殺,例如很久以前就用「自殺死的人會落地獄」之類,來恐嚇人不要自殺,這是出於社會需要,這是能夠理解的,畢竟舊時代人口未必能承受自殺導致的勞動力損失,也無法解決生死的意義。但到了今日,是時候進步了。

嚴肅認真的視自殺為一種選擇,並不是鼓吹,相反那是把生死置於理性之中,而不再是非理性時刻的反射動作。「換作是你的子女自殺,還會如此冷冰冰的討論嗎?」這個問題與「如果你的子女是同性戀,你還支持同性戀嗎?」原則上是相同的。

當一個人真的要自殺前,可以自由地說出口,然後作出合理合法的選擇,而不是「假自殺做大戲,真自殺偷偷死」,那麼很多社會上奇奇怪怪的分析理論,才會得到終結的機會。

The No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