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4

說服與 Askhole


從 Asshole 演變過來的 Askhole,取混蛋的本意成為愛發問的混蛋。幾乎無處不在,喜歡「不斷尋求別人的意見」,然後只聽到自己想聽的東西,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一次,兩次,三次,Askhole 就是這個意思。

現實是,並非每個人的意見都是好的,而吊詭地,愚蠢的人無法判斷意見,聰明的人則不需依賴意見,殊途同歸最後大家都有自己的答案,所謂問意見最後問的其實都是自己,而聽意見最想聽的,亦只是自己預設了的答案。最重要是,滿足心裏一種隱隱的「感覺」,也就是那種「你是對的」獲得支持的快樂。

這樣說來,我們每一個人都會遇上 Askhole,同時自己也會成為 Askhole,分別只是嚴重的程度,那麼「說服」還是一樣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嗎?

曾經以為,能夠把問題的核心找出來,再輔以充份的理據,無可反駁的推論,就可以說服到別人。但事實上,說服並不是一個理性的過程,人們並非透過修正行為,來調整認知與事實之間的差異和不平衡,而是透過否認、轉移視線、各種思考謬誤,來讓自己心裏好過一點。真相越是擺在眼前,人的逆反心理就越強烈,個人的錯誤越是顯而易見,人就越不能接受自己必須要改正的事實。

換言之,說服在現實裏,其實是個「動情」的過程,令對方產生恐懼、令對方喜歡你、令對方感覺良好,他們就會接受你所提的意見,即使論證有漏洞,即使建議有不足,但對方就是能夠包容接受得到,然後被說服,被改變。

所以辯論比賽與現實說服,呈現一個剛好相反,卻又感覺詭異的狀態。辯論比賽必須堅守立場,但論證卻必須理性有據;現實說服其實毋須堅守立場,而論證亦不重視理性,重點是如何讓對方感情上動搖。

在一個喜歡陳述理據、分析推理的人來看,種種透過心理攻擊,來達至說服的手段,感覺都似是旁門左道,是一種非理性的強制技術,其實不太情願使用。因為「你接受我的建議,是應該出於判斷、審視與理解,而不是因為我靚仔。」如果是後者的話,那是對理性的一種侮辱。

所以,就連「說服」都會出現一種為做而做的情況,「反正我說了,他聽不聽是他自己的事」,沒錯,我知道還有幾十種手段,可以讓一個人最終服從,但在自尊面前,還是情願他不聽就算。反正 Askhole 是值得自取滅亡的。

The No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