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6

為甚麼八婆都會有朋友

每一個圈子都會有一個共同討厭的八婆,而那個八婆,則會覺得這個圈子就是一堆八婆。人與人之間的互相諒解是非常困難的,正如我們常常無法理解,為甚麼「那種人」還會有朋友。

情況的複雜遠超我們所能處理。例如「人們總是過濾出自己想聽的訊息」,又或是「互聯網的回音箱效應」,都是大家聽過的心理學理論。又或是「上位者傾向把成功歸因於個人,而低層者傾向把失敗歸因於社會」,也是典型的衝突原因,再總結並簡述之,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正義觀」。

絕大多數人類,要走上極惡的道路,通常都有自己的正義去支持,純粹接受自己是錯的、是邪惡的,其實都不容易。就像白人要勞役黑人,需要人種優越論,才可以讓自己輕鬆聽著對方的痛苦呻吟,一邊狠狠抽打他們,還教導孩子要做個誠實有禮的善良公民。

所以我們很喜歡那些一概而論的所謂分析,例如男人 vs 女人,台妹 vs 港女,又或是比較國家民族性,甚至星座與生肖。這一切都只為了建立我們自己的正義觀,年紀越大,越多「證據」,信念越是牢不可破。

互相諒解的困難就在此,因為我們都有自己的正義,並且傾向於強化自己的信念,而自覺或不自覺地扭曲他人的立場和理據。互不往來尚好,萬一起衝突的話,總是會跌入無窮的惡性循環,非把對方打成魔王不可,而稍跟自己立場不同的人,也被逼選擇歸邊。

要打破困局,首先我們要接受別人都有自己的正義觀。(重覆了!) 意思是,我們要接受一件事,就是無論對方的說話有多涼薄,有多曲解了自己,也要接受裏面或許有一部份,是反映了事實。然後你要飾走所有情緒語言,認同當中僅有的正確論述,並且去澄清其他不合理的附帶理據。然後或許你會發現,其實對方和你差無幾,又或真的讓你看到不同的風景。

但這是非常困難的。首先當然是對方或不領你情,其次是我們要放棄情緒主導的發言,還要隨時接受自己可能是錯,而對方可能是正確的。一個社會,由不同的智力、教育、情緒、背景的人互動而成,這種對話幾乎不可能。就算你肯,對方早習慣謾罵式對話,自討苦吃是常態。

要諒解別人嗎?企圖拯救全世界是愚蠢的,相反,邊緣化異見的人,打壓他們,矮化他們,痛罵他們,然後憑力量和雄辯滔滔攀上高位拯救自己,聽起來合理得多。但是當你可以打倒別人而上位,在你登頂的一刻就有無數人準備打你下來,說起來吊詭,原來如果想要拯救自己,唯一的道路反而是拯救全世界,而這是 Mission Impossible。

The Nok

3 則留言:

Ho Yeung Kwong 提到...

這文章莫名其妙地勾起了我和一位朋友的對話
我不時向他訴訴生活社會的苦 指出男男女女的錯
而他就如筆者相似的說
不論一件事一句話看似無理錯誤
都有一絲值得反思和可取 不能只意氣用事
還叫我多聽聽"傻瓜蠢人"的話
或許有所得著呢

匿名 提到...

我明白每個人都有一套價值觀 但係都係唔明點解八婆仲有朋友

匿名 提到...

你咁講法,其實is都有佢地自己既正義架 :0)
Nazi又有自己既正義架,咁一定係我地唔岩,怪錯人
(曲線要寫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