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5

誰要為港豬爭取民主?


所謂「民主的吊詭」在讀書時期已經認識過,最簡單的版本,就是如果群眾投票要求廢除投票,這個決議案應該通過嗎?一種很 Meta 的、前設的、從根本的否定民主政治,這樣兜個圈去探討民主的內涵與意義,是個很有趣的角度。

要解決所謂民主的吊詭,最正路的方式,就是重新定義民主的內容,例如民主並不等於一人一票和少數服從多數,而是包括了保障少數聲音、三權分立、言論自由、公民教育與參與等等要素,才算為完整的民主政治。換言之,民主政治是一種「大棚福利」,用今日的網路慣用語,就是所謂社會公義。

但民主的吊詭沒有放過你,因為它變種了。當你努力為公義奮鬥,不惜千夫所指,甚至身陷險境,舉頭一看,四周的敵人和漫罵的聲音,盡是來自你想保護的群眾,盡是會因民主自由而受惠的平民。你不是耶穌,你沒有一個父啊去饒恕他們,他們所做的自己都不明白,而是一群真正的港豬,那麼你到底在為誰而奮鬥?香港人,是否配有公平公義的社會?

民主的本質,就是有一種「大愛」甚至被視為左膠的基礎,因為整個概念所眷顧的,不是我,不是你,而是盡可能的全部人。普世價值裏的無罪推定、人權公約,全部都旨在為每一個人,留有最起碼的保護,就算那是港豬、是藍絲、是黑警、是垃圾民 X 聯。那麼你還想要民主嗎?

是的,有些人確實沒有想清楚,他們在爭取的到底是甚麼。正如有些中國網民 (或五毛) 會宣稱,當中國有民主的時候,會第一個投票消滅香港。這種想法,在香港也一樣有,例如香港光復之後,要對 XXX 報仇雪恨,要驅逐 XXX,要消滅 XXX 之類。所以他們雖然打著民主的旗號,但爭取的,其實不是民主。

是甚麼呢?是權力。

我沒有反對權力,因為事實上民主政治是非常脆弱的,沒有足夠的制約力量,一點一滴就會扭曲會失效,正如香港現況。而且在沒有足夠的力量底下,就算是實然獨立的民主政體台灣,一樣處處受制中國,又或一大班台灣人拼命想出賣台灣,出賣台灣人。

只要不搞錯,權力純粹為「達至民主的工具」,那麼爭取權力是非常重要的。問題是,很多人以為,權力達至民主,是為了讓民主達至個人的利益,那就錯了。舉個例,香港的貧富懸殊是因為民主制約不足,於是你身受其害,但是恢復民主之後,會保證你不再受害嗎?從來不保證。如果想改善自己的個人生計,純粹權力才比較快。

此之所以,很多人,包括政治中人會斷定,香港年輕人分享不到經濟成果,才會走上街頭;而參與社會運動的人,通常都是社會競爭下的失敗者,只要他們得勢自然就會掉轉槍頭。在現實來說,華人,甚至全地球人,都喜歡權力多於民主,因為那是讓個人獲益的最快捷徑,當你有權有勢,司法獨不獨立關你甚麼事?我為何要幫港豬爭取民主?此之為,美國建國與其國父華盛頓的偉大之處。

要抵得住權力的誘惑,不要墮進稍有甜頭的妥協,然後進入建制的一部份 (就像泛民),放棄真實的民主政治,做一場偽民主的大戲。首先就是想清楚,自己在爭取的是甚麼。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