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9

婚姻的崩壞

(image: Allan Ajifo)



最古老的職業是賣淫,而最古老的制度是婚姻,這樣並列起來,好像暗示著兩者有一種微妙的關連。至少,會覺得婚姻的出現,可以理解為處理賣淫所無法解決的事 (或倒轉),換言之,婚姻擁有解決性欲以外的價值和意義,而婚姻裏常見人們失去性欲,也因此出現賣淫之類。

婚姻的答案,也不外乎是求生價值、社會價值、經濟價值之類,而這大多數價值,在一個都市化的現代社會,已所剩無幾,所謂一紙婚書就是這個意思。倒過來,反而是人類極力去為婚姻增添附加價值,例如合併報稅,例如以家庭本位的福利制度,另外亦習慣於以「結婚」暗示為愛情故事的美好結局,例如描述為「修成正果」之類,當然亦大肆美好化「婚姻長久」的例子,及盡情悲劇化「孤獨終老」的個案,所謂「結婚是人生必經階段、最好結局」,大部份是教育而來的。

只是從現實來看,「婚姻制度」本身已然相當衰老,不婚率、離婚率的高,展示早被很多人厭棄,覺得可有可無,靠著所謂「穿婚紗的夢」「一生人一次」「豪華婚宴當主角」「愛情要一生一世」之類的浪漫激情,來支撐起這個制度,換來往後幾十年,很多人發覺其實意義不大,但也繼續無妨的「已婚狀態」。

不可能否定總有些甜蜜終生的老夫老妻,但絕大多數的夫妻,都沒有這種幾生修來的幸運,建立了一個平平淡淡的家庭,然後結束人生,才是最普遍的狀況。也因此,不結婚,然後發現其實沒甚麼大不了,才會是未來世界最正常的狀態。

所以,與其說同性婚姻過於前衛,不如說,這是極其保守、重新肯定婚姻之於愛情的內在價值,不是求生,不是社會結構,不是經濟價值,而是關於「承諾」作為愛情的基礎、合約和續命劑。

愛情本身是一種精神病,本來就是一時衝動,但這種衝動,在經過人類反覆歌頌,已經昇華到值得以一生來保存的剎那煙火。就像大多數人,幾個月至幾年間最甜蜜的關係,在婚姻的契約下,可以斷斷續續於往後幾十年,偶爾重燃或回味,讓人覺得總算活過一次。而這種精神,在現代婚姻下早就消失,被視為一種自欺欺人的商業陰謀和消費口號。

與其說同性婚姻令制度崩壞,不如說婚姻制度早就崩壞,而同志們趕上了尾班車。所以,等了三十八年,終於可以結婚的一對同性戀者,會不會三年後就離婚呢?答案倒是令人頗為期待。從離婚率去比較同性和異性戀,似是頗值得研究的題目。

The No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