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4

在網路罵戰勝出的方法

網路罵戰無處不在,而假如罵戰有分輸贏,懂得去贏也很重要,而最首要是明白甚麼才叫「贏」,否則無從談起。

互聯網第一定律︰所有人都深信自己是正確的。基於這個前題下,絕大多數情況是,你覺得自己贏,但對方亦不服輸,沒完沒了,因此關鍵是全世界都覺得你贏,那才算贏。怎樣知道「全世界」判你贏?簡單來說,就是當全世界都恥笑你的對手,那麼你就贏了,換言之,要勝出網路罵戰,就是要令你的對手,被那個區域的所有人群起嘲笑,恥笑的言論徹底淹蓋對方所有論述,這就叫做勝利。

或者你不知道怎麼贏,但最常見的輸家就很明顯︰

1) 回覆過長無人理
「多過三行唔會睇」是互聯網第二定律,任何試圖在網上完整申述個人立場理據論證的人,必死無疑。通常死法,就是被人在字海中抽出隻言片語然後攻擊,跌入無盡的泥沼,再被人抽得一句半句來恥笑,甚至只是打錯字都會輸,很殘酷。

2) 喜歡用比喻
絕大多數的罵戰都是不著邊際的猜想或概念,例如「米高佐敦在這個年代打NBA會否有冠軍?」,或是「女人都欠缺理性」之類,由立論到推論每一環都是模糊不清、難以處理。所以當你用比喻去解決一些抽象的 (或哲學的) 爭論時,永遠都無法完美涵蓋全部概念,總有遺漏。如果是授學交流,比喻是很不錯的捷徑,但在罵戰裏,則為泥漿摔角,永不翻身。

3) 朋友不夠多
正如早段就講,罵戰的勝利即講求群眾壓力,一個沒有網民緣或是「作客」的人,輸的機會多過九成。你叫 Justin Bieber 或是梁振英上高登跟大家罵戰看看,結果不言而喻。

「能戰則戰,不能戰則打遊擊,必敗時就潛」,只打有把握的仗,也是勝出網路罵戰的要訣,否則挑一個對你不利的題目和圈子來罵,自取其辱是理所當然的。問題是怎麼知道「能戰」?

互聯網第三定律︰你講一句話,聽你的人明七成,普通路人明四成,憎你的人明一成。這是由於人的智力有限,邏輯教育貧乏,加上人類天生就需要自建脈落來理解新事物 (即是偏見),還有討厭你的人自動扭曲你的說話,自我防禦避免認同你。所以絕大多數罵戰,都只是不著邊際的罵來罵去,難分高下,甚少「秒殺」。因此「能戰」的條件如下︰

1) 你能夠三句話之內總結出對方的盲點,並且能讓全世界都看得明。
2) 你能夠把對方的盲點,加大十倍力度地醜化,令他變成一個笑話。
3) 旁觀的群眾裏,大多數都是路人,最好是自己人。

然而世間並非常有完美的條件,更多情況是「不能戰」,所以打遊擊是個對策,即是拋低一句「你白痴架?」之類,然後離開,不要再回覆,然後高傲地在內心裏恥笑對方,從此就不要再跟他戰,那就可以保持勝利的感覺。不完美,但尚算可以。

下策是「試圖令對方心悅誠服地認同你」,在99.9% 的罵戰裏,都是徒勞無功的。甚至由於互聯網的本質就是「娛樂」,絕大多數人抱著玩樂的心情上網,加上第三定律,這種喋喋不休的人必然會受到懲罰,直至深潛。

但話說回來,深潛又未嘗不是上策,畢竟在互聯網裏罵戰百戰百勝也好,也只是一場空。知所進退,不求普渡眾生,開一個 Page 給自己與粉絲開心下,其實夠了。最大的輸家,就是罵不過人,又要繼續跟踪別人的一言一行,耿耿於懷,這是下下之策。

The Nok

2014-02-14

可疑的戀愛專家

如果你能夠接受同性戀,就應該摒棄所謂戀愛專家的兩性關係建議。不是說戀愛專家不懂得同性相處技巧,而是因為同性戀的核心,並非「同性別的戀愛」,卻是「沒有性別的戀愛」或曰「戀愛不分性別」,因此那種將特定個性、喜好、優劣、技巧與性別掛勾的假哲學,在你接受同性戀的一刻,就應該同時丟掉。

所以那些既支持同性戀,卻又同時大放厥詞,說男人應該如何如何,女人應該如何如何的人,或許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陳年老概念「一對同性戀者總有一個做男性、一個做女性」之類恐怕也是他們的信念。

但話說回來,就算你不接受同性戀,那些「男人女人各要怎樣」的戀愛攻略,早就應該放入博物館。到了 201x 年,互聯網由 bbs 變新聞組變討論區再變成社交平台,二十幾年了,相同的文章還是傳完又傳,類似的「你要懂的男人 20 件事」還是大受歡迎、幾十萬個 like,可見科技有所進步,人類智能並無增加。

其實整個「戀愛工業」根本可疑。老土到「問世間情為何物」流傳了幾代人,依然沒有一個公認的答案,它可能要歸入哲學,又或歸入玄學。沒有人能夠證明你真的戀愛了,只有你自己接受,一旦你接受,或許很快就會後悔,但後悔又不代表你不愛,你不後悔亦不見得是真愛。玄之又玄,只是既然結婚有經濟優惠,例如申請公屋快一點,那在愛情泡沫爆破之前,就應該及早用這個理性的下台階。

至於「戀愛專家」本身亦很有問題,因為世上並沒有一個客觀合理可信的理據,去定義戀愛專家。不是數量夠多就可以,拍過 100 次拖,代表你濫交,而且代表你失敗過 100 次相同的東西;拍一次拖就廝守到老,則代表你對其他異性並無認識;拍幾次拖,然後結婚,那又太平常了,一個招牌掉下來砸死幾個專家。

結果所謂戀愛專家,完全不能由經歷或背景來證成,最終就只是看誰說得最動聽,說得最「中」。甚麼「女孩子外表堅強,內裏常常會有事藏起來,不會隨便敞開心扉,需要男性溫柔體恤、細細觀察」之類,根本就是星座運程,類似於「你今天運氣不佳,但偶爾會有開心事」,懂得說,那就是專家。

順帶一提,某些字眼保證不會錯又聽起來好像言之有物,例如「不會隨便xx」「小心太過xx」「適宜深思xx」,做專家其實好容易。

The Nok

2014-02-12

如何不介意成績

在香港,大概教育是怎麼改革都不太行的了,因為大家想要的其實不是教育,而是證書,其實也不是證書,而是一份畢業後的優差,一份高薪和一個所謂美好的將來。所以如果你給他們自由的學習方針,他們會苦惱沒有奪 A 的秘訣,又或者把努力用在奇怪的方向上,例如答題技巧;而假如你給他們填鴨式教育,那就會更加爐火純青,一邊投訴讀書扼殺創意,一邊拼命啃書,反倒清清楚楚。

所以教育失敗不一定是政府的錯,當一個社會連通識科都可以補習的時候,你就應該知道大家都有病。

女兒很快就要讀幼稚園,雖然還未算真正讀書,但我還是有一個目標給自己︰讀書不看重成績,而是看重怎樣讀書。即是說,如果她學懂分配時間讀書、保持對身邊所有事情的好奇心、對於課本上的事情抱有質疑、對考試有一個認真的思考與攻略;然後成績是怎樣,好與壞都不重要了。有獎品不是因為 100 分,而是在讀書的時候,準備好了去取 100 分。

聽起來很理想,卻極難做到,因為根據成績表去讚揚或是懲罰孩子是容易得多,但是要觀察女兒的紀律、保持對她的要求、回應她的好奇心之類,是非常消耗精神和時間。身為一個懶惰的人,最終結果可能都是 100 分就可以去迪士尼,不合格就要打手板,直至大家都討厭讀書,讀書只為升班,升班只為脫離讀書,然後快快手手畢業找工作找人結婚生下一代,將折磨傳承下去。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人們總是想脫離現在,寄望將來,每一日返工返學都像行刑,每一刻都等待周末和出糧,周而復始。我們極為期待未來的日子,但是對現在當下卻感到極為厭煩。我們很早就覺悟書本的內容是無用的,讀來只是為了考試,所以聰明人就會努力讀,愚蠢人就會逃避不讀,只有極少數人才會真正享受知識,又或努力將它與現實世界串連起來,工作亦如是。

所以這個社會的邏輯很簡單,讀書是一關,越早過關,或過關時帶得越多證書,對下一關就更有利。但是世界一直在變,沒有人肯定下一關是甚麼,又或者,根本就沒有所謂關,因為人生本來僅僅是活在當下,而不是寄望鏡花水月的未來。

不看結果,只看過程,很多成年人自己嘴上這樣說,也只是說說而矣。

The Nok

2014-02-03

《只有神知道的世界》之高峰

《只有神知道的世界》如果是在 Jump 上連載的話,到底會在哪一話被腰斬呢?我不反對「趣味至上主義」的,但這漫畫確實是在熬過漫長的女神篇和不明所以的朱比特之心篇前段,卻終於迎來了至今為止全漫畫的最高潮,尤其在揭曉了大骷髏的真身及與鮎川天理之間的十年羈絆後,這漫畫的古怪節奏才化身為不可思議的餘韻,令人有重溫十次的衝動,而這時已經是 250 話左右。

埋伏線是一種藝術,埋得不夠深,爆起來沒有感覺,埋得太深,挖出來亦不容易,甚至根本不知道有埋過,還以為是開金手指,那就一點意義都沒有。最常見的伏線,通常是在一兩個情景透過不經意的對白交代兩句,但是往後竟然變成的重要事件或角色之類,不過這種低手做法卻沒有甚麼味道,就算知道了也只能夠「哦」完就算。

《神知》的伏線,卻不只是交代角色,而且埋得很深的是角色的成長與內在關係,這是沒有甚麼爆點的,但會在讀者的心裏滋生出豐富的感情。對於整本都以「愛情」作為主軸的漫畫,如此處理會讓故事的層次提升相當多,代入感也前所未有的強,以「後宮漫」來說這是極為獨特的作品。

然而這種細水長流式的感情伏筆,如果放在 Jump 裏恐怕凶多吉少,即使《神知》已經有相當多的殺必死和搞笑橋段,但是為了準確地表達桂馬的自身成長與感情攻略,那恐怕就敵不過欠缺耐性的讀者。包括我自己在內,也曾一度跳過部份內容的更新,因為真的要等到今天重溫,才能夠體會箇中的味道。又或者,如果是刊登在 Jump 上,這部已經連載數年的漫畫,大概也是面目全非。

很典型的爭論,到底一套好的作品,是要每回起伏不斷,還是要累積力量一下子全爆出來呢?例如很久以前就有一個說法,指金庸的武俠小說之所以好看,就因為它是連載的產物,每一回結束都要留下伏筆,等待下一回解決,就像電視劇集每節連綿不絕。但是整體來說,卻沒有真正能夠打入經典的情節,不似歷史名作會有一句對白足以貫穿整部作品使之永垂不朽。

當然這只是一種說法,作為通俗作品來說,金庸大概已算顛峰吧?即使是強調每回都精彩的 Jump,也出過《Slam Dunk》這種佳作;至細水長流、只爆一刻的作品,不見得部部都精彩,反之因為鋪陳過長而被大眾放棄,繼後自己無疾而終的亦不在少數。

《神知》早期的單元式愛情輕喜劇,已能一面累積觀眾,一邊累積爆發資本,並且在近期如願進入故事高峰,這個作品大概會在將來被列為教材範本。以 Hardcore Gal Game 為基礎的世界觀居然能夠戰到如此地步,假若完美結局的話,相信也會成為他日不少人口中必讀的漫畫了,而目前看來相當樂觀。

至於誰會是正宮?這個問題就跟討論 hxh 裏哪個比較厲害一樣低層次,而且也完全錯誤理解桂木桂馬口中 True Ending 的實意,但如果堅持要選的話,還是鮎川天理吧,雖然我最喜歡傲嬌的白婭 (哈克雅)。

The No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