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2

秋前算帳與覺醒

 

黃子華的《秋前算帳》被稱為神作,因為你看了 15 分鐘,就會驚訝為甚麼在 1997 年,他已經準確預言了 15 年後今日的實況,當日很多人根本未睡醒,還在同聲歡唱「明天會更好」的時候,他就說全港熱烈慶祝收返、全港青蛙熱烈慶祝煲水,而還有更多人的反應依然是「係咩?碰!」,任誰都會覺得黃子華實在是一代鬼才。

是因為中共太過貫徹始終,還是香港人真的過於幼稚?恐怕兩者皆是,尤其不少港人對於中共的看法是「今日中國已經改變了很多喇」「多給點時間中國政府」「其實都是傳媒抹黑」之類,我們也只能繼續實現《秋前算帳》的劇本。

所以近幾年來,最常聽到有關政治的字眼,既不是拉布,也不是赤化,而是「覺醒」。主權移交 15 年,由小學變大學,由讀書變工作,抬頭一看,發現世界原來不是書本上寫的那樣,更不是電視機播放的影像,那些報紙上看到的,身邊長輩所說的,甚麼血濃於水,甚麼一國兩制,甚麼香港勝在有 ICAC,只要你「覺醒」,就會發現,咦,原來你只是想「好地地」的「腳踏實地」,在中國底下的香港,沒有這回事。

你不再相信 TVB,你很難決定去相信哪份報紙,沒錯,現在越來越多人轉載蘋果日報,而因此你更加驚恐,因為當一個社會,只剩下一份報紙的時候,那就和沒有報紙是無分別的。

好啦,當你覺醒,你想為香港做一點事,你可以做甚麼?你會發現民主派是維穩派,是失敗主義者,是循例反對派,他們會帶領香港光榮地死去;然後你轉向激進民主派,總是覺得疑神疑鬼,一直在分裂、在變得小眾、排他,如果他們就是終極無間道的話,那真是死得可憐;然後還有網上大國師,指指點點,但還是拿不出具體可行的策略,而且,你發現香港已經沒有誰人具備魅力去感召全體香港人革命。

於是,徒有覺醒,然後變得更加痛苦,因為再一次立法會投票,只是提醒你,其實你一直徒勞無功,越來越梁文道,越來越西西弗。

又或者香港人本來已經是一群智者,他們太快意識到「活著」才是最重要的,太快覺悟為一個城市而犧牲是浪費青春,不如當下快樂,圍著鴨仔圍下圍下又一日,盡快賺夠然後移民,繼承 1789 年以降歐美先人打拼回來的民主社會,與全體亞洲人放棄亞洲。

前球星奧雲說︰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為甚麼高官們都有綠卡或居英權?你覺醒了的話就會明白。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