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6

退場

有一個女兒的感覺,就像是人生從主角,變成了配角。所謂主角,就是上台拿獎時,會多謝媽媽,多謝老師,多謝其他人,因為他們在主角的生命過程裏扮演了一個角色,或者是鼓勵,或者是支持,然後就退場,退到主角劇本以外的地方。每個人都像我生命裏的註腳,他們的存在,只是為了襯托我的存在。半生之來都是如此。

直至有一個女兒,我就感覺到自己變成了她生命裏的一個角色,或者某年某日,她會在台上感謝我的甚麼付出之類,然後就開開心心繼續她的旅程,例如結婚,而我就會退場,從她的劇本之中退場。甚至到了一個程度,原來我整個充滿註腳的人生,到最後正是女兒的一個註腳。

今日推BB車出街,有種很強烈的、我在影響著女兒的感覺,這個時候然是我在指導著、指揮著她的一舉一動,雖然偶有反抗,但是還在掌握之中,而且她顯然在意我的想法。不過我知道慢慢的走下去,兩者角色關係就會轉變。其實從日常用語裏的對白裏就看得見,「Nok 與他的女兒」不久將來,就會變成「天晴與她的爸爸」,主次分明。

從世界的舞台退場,這是我預見到的事情,就像今日我自覺已經取代了我的父母,在社會裏找到了一席位,而他們就去「退休」,這個故事將反覆發生。

有趣的是,很多父母並不介意,他們不介意從世界裏退場,甚至樂於看到兒女以自己作為基礎,踏上更高的舞台,感覺就像即使成為註腳,成為了一部名作的註腳都是與有榮焉。「都是留給仔女的啦」是句聽聞了千百年的對白。

然而除了死亡,人是可以退場的嗎?所謂退場了的人,到底會是如何?就像《獎門人》每星期見一次,大概還在的某個人?還是甚麼都無所謂,等捱完了生命就把錢留給兒女的人?抑或其實父母與兒女,本來就是一場過客,在生命的道路上幸福地緊密了幾十年,然後又再分開從新上路,各是各的註腳,從無主次。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