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29

剪頭髮

得承認,剪頭髮令我覺得很煩惱。本身頭髮就已經令人煩惱,雖說可以遮擋陽光防止甩頭皮,但如果習慣光頭了其實也只是皮膚一塊;又或說有頭髮會比較好看,我不否認,但如果人人都光頭其實這就不重要;所以頭髮最後的功能,看來只是增加髮型師一職,又或各種各樣因應頭髮而生的服務與產品;但對於我而言,就是一個不斷適應髮型變化的輪迴宿命。

一個月要剪一次頭髮,其實已經很煩,這是可以束髮的女人所無法理解的。而且麻煩的也不只是剪髮,而是通常在剪髮後一星期,又或等待剪髮前的一星期,這時候的髮型是最麻煩的,剛剪好要適應,快要剪的時候就介乎於妥當與不妥當之間,很不順眼。

然後就是髮型師,好不容易找到個頗合心意的,收費卻越來越貴,他說「不好意思」,但有甚麼用呢?還是加下去。轉髮型師更是慘烈,因為這是一場太不對稱的賭搏,每轉一次,就要用一整個月的外貌去做賭注,而且失敗的機率非常高,更有可能是一個月之後又忘記了教訓,再加上沒有辦法去懲罰那些做得不好的師傅。只是不再光顧又有甚麼用?我未轉之前也沒有光顧,他也是好端端的。

抱怨了這麼多,或者你已經想勸我不如留長頭髮,束起來,自己修馬尾就行了。只可惜我沒有那種長髮男孩的氣質,不像秀才,又非上善若水,最後只會像是青春反叛期未過的臭小孩;又或者剪一個陸軍平頭裝,那就換甚麼師傅,甚至自己來都可以了,但我試過了,根本就像參加了小學夏令黃埔軍校營,而且是偷偷逃出來的那種……

結論?沒有大道理,只想說找到一位又適合又便宜的師傅是幸運的,甚至如果自己有家人甚麼會免費幫你剪得好,也是幸運的。僅此而矣,純抱怨。

The Nok

2012-04-27

Full Picture

香港應該是娛樂最豐富的城巿,我們的商場很密集,景點很多,兩步一間時裝,三步一間甜品,廣告是隨時隨地,音樂與影畫是慣性轟炸,電影院、遊戲機中心、卡拉OK房、Disco、賭錢的地方一樣不缺,要買遊戲機、手提電話、DVD、漫畫、精品模型、八卦雜誌很容易。廣義來說,「娛樂群眾」的事業根本就是最多人在做的事業。

娛樂方式這麼多,或許正代表我們的生活太艱苦、太枯燥,沒有高劑量的精神嗎啡,又如何止住極疼痛的現實世界?情況就像安靜的日本,會一街都是嘈吵的柏青哥,這樣人類心理才有得以平衡。如果某一天,香港只剩下圖書館與運動場,反過來說這裏應該已變成精神境界的天堂吧,因為人心已經豐足至此。當然,不可能。

生活是痛苦煩惱的,如果我們每一項事情都去察看。事業好像有方向,但阻滯與隱憂有很多,而且還十分辛勞,卻看不見必勝的曙光;愛情是甜蜜的,但總有時會吵架,而且在香港你也無法承諾有把握的未來;錢不夠,空間不夠,政治不明朗,還有種種生離死別,前路茫茫……把每一件事都拿上手,就會覺得,不如坐到梳化,看一晚電視比較舒服,至少不用煩。

這是一個問題,這是一個關於 Full Picture 的問題,也是一個關於教育與經驗的問題。例如我們讀書,中英數、物理化學生物、地理歷史經濟,每一科都要讀,而每一科我們都要拿上手,好好的去溫習和考試,我們要計較每一個項目的分數。然而,誰會回答,讀了這些科目,我們會成為怎樣的人?或,我們應該成為怎樣的人?這個世界與我之間是怎樣的關係?這就是 Full Picture。

一個人應該怎樣活著?人之為人,是怎樣的面貌?而更重要是,「我」的人生要怎樣?這個問題非常困難又複雜,而且必須費畢生去思考和驗證,只不過,絕大多數人是在收到公開考試那不太理想的成績單後,才企圖用半日時間去處理,然後就隨便選一條大家讚好的路,繼續過著考試前那種糊糊塗塗的生活。幾十年後,忽然有一日才發覺︰咦?其實我想點?

又或者太難處理,老師們只好推一大堆總之不會錯的偉人出來,要自我犧牲如德蘭修女,要忠君愛國如岳飛,或要努力不懈如愛迪生之類。是的,人類能夠有這種情操很好,但我們想問的,是「我」應該變成怎樣的人?在這個世界裏,「我」是個怎樣的角色?

世界可以很大,如果我們以 Full Picture 的角度來俯瞰,然後生活可以更有趣味,如果我們保持思考「我」要成為怎樣的人。但世界也可以很細,如果我們只顧著執拾身邊的爛攤子,生活亦可以很痛苦,如果我們只是跟著別人與傳媒的指令去選擇。

沒錯,別人說沒有買樓,你在香港會死得很慘,沒有穩定工作,你在香港也很困難……在解答這些問題之前,其實,「你」想成為怎樣的人?你有沒有一幅人生與世界的 Full Picture?很難回答的,選擇回到電視前麻醉生活應該比較容易。

The Nok

2012-04-23

查察自己的生活

這一段日子其實想到了很多事情,但沒有好好寫下來,主要原因是我的鍵盤打起來是很大聲的,這種過往的偏好反而影響了現在寫文章的情況,因為女兒九點就睡,之後就已經不便打字,這個很可惜。

想到了很多事情,思緒一直很不安寧,充滿著典型香港人的情感。生活沒有重心,過得一日得一日,電視做甚麼看甚麼,覺得生活處處逼人,眼見物價因大企業壟斷而被推高感到不滿卻又無可奈何,身邊各種各樣的事情,都向壞方向前進,心裏希望「發展」的東西,卻停滯不前,甚至倒退。明顯地,生活與生命出了問題。

「逍遙自在」這回事,說很容易,做很困難。要活得好,生活需要有重心,而所謂重心,本來應該是一份堅定的信念。沒有信念的人,只好依附著群眾共業的價值而生,看甚麼叫做活著,做甚麼叫做活著,買甚麼叫做活著,由別人來決定,生命有如風中殘燭,半點不由人,落泊至死。有信念的人,才可以超脫所有慾念與評價,不需要有人like&share,自己可以踏實地活著。

為甚麼信念會消失?或者因為這個信念被證明是錯了,或是不被人需要;又可能因為自己從來沒有認真實踐過,只是口頭唸唸,端放在家裏當眼處,然後繼續上網。

這半年,甚至幾年來的生活是有問題的,是不理想的,也因此,不經不覺就缺乏了那種既來之則安之的淡然,也沒有了那種活在當下而快樂的輕鬆。於是,《車窗望》的步伐也停了下來,自己竟然下了車,慢慢成為了那種怨氣的香港人。

是的,讀到這裏的你很厲害,因為如果你根本不知道我在說甚麼,那是十分正常,我只是在自我整理當中,也因此如果你能堅持到這一句,就證明你相當厲害。

The Nok

2012-04-15

甚麼叫做垃圾中文?


我不敢說自己中文很好,但我希望自己不會寫垃圾出來。

香港的報紙中文不算好,但至少我覺得還看得明。

簡體字的形狀不算好,但至少看慣了也會覺得便宜就算。

以下是一篇由新浪轉過來的新聞。讀後就覺得內地人很可憐,不單是案件可怕,而是文字的矯揉迂迴、人不人、鬼不鬼,想好好讀一篇新聞都幾乎要吐血。我用word原文簡轉繁,希望至少吐少一點。

※※※※


全文如下︰

臥鋪車上連續強姦3人 兇犯王善雨昨被執行死刑

南方網訊長途臥鋪車上連續實施強姦婦女35次並搶劫旅客錢財的四川省古藺縣農民王善雨於830在廣西賓陽縣被依法執行死刑。同案犯安偉也被法院以強姦罪、搶劫罪,數罪並罰判處有期徒刑12年。

  據當代生活報報導,2001919下午,被告人王善雨、安偉竄上一輛車牌號為川E05507,由四川省古藺縣開往廣東省東莞市的長途臥鋪車。當晚10時許,王善雨對女乘客宋某實施強姦9206時許,王善雨再次對宋某實施強姦。

  當晚7時許王善雨又竄上女乘客李某的上鋪鋪位,對其實施強姦。被告人安偉看到後,也爬上宋某某的鋪位,強行摸弄宋某某,並脫掉宋某某的褲子企圖實施強姦,因王善雨拉其去喝酒而未得逞。

  至晚11時許,王善雨又竄到前排下鋪女乘客劉某某的鋪位,持小刀進行威脅後對其實施強姦。921下午4時許,王善雨再次強姦劉某某。

  2001921上午,被告人王善雨、安偉對乘客甘大春、鄭勇、鄧光常及王某實施搶劫分別搶走現金40元、50元、50元、100元和身份證一張

  當客車開到廣西賓陽縣城北安順加油站時,乘客中有人悄悄地給賓陽縣公安局110”指揮中心打了報警電話。賓陽縣公安局接到報案後迅速出擊將兩名罪犯捉拿歸案。

  南寧地區中級法院審理後,判處王善雨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處安偉有期徒刑12年。

  被告人王善雨、安偉不服南寧地區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以量刑過重為由上訴至廣西區高級法院。廣西區高級法院審理後認為王善雨上訴理由不成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同時下達了對王善雨執行死刑的命令。(編輯:劉曼)

  作者:王浙安周華靜 新聞來源:中國新聞網

※※※※

第一句紅色︰馬拉松式中文句子,香港都有,但要這麼啜核的,唯有恕我少見多怪。還有,「依法執行死刑」,每次「依法乜乜」「依法物物」,就讓人覺得內地很可怕,真的有依法與不依法兩大方法,任政府置人於死地。

數罪並罰︰這四個字多餘到不得了,本來看得懂都變成看不懂。

實施強姦 / 搶劫︰對 xxx 實施 yyy,好端端的動詞作名詞用,是哪裏來的文法?

搶走現金︰總數就夠吧?分別是 40億、50億之類才告訴讀者好嗎?我就當作只是分辨四個受害人的損失,但最後身份證一張的損失屬誰?

乘客悄悄︰到底是報新聞還是寫小說?怎麼不寫是哪位公安接電話?然後,甚麼叫做「迅速出擊」?公安坐高達的嗎?

最後一個,純粹是我不了解內地的法制︰既然判了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意義在哪?即是如果判了死刑,有些人依然可以有政治權利?例如呢?

看得多會腦殘,一例。

2012-04-11

想到移民

最近因為搬屋,忽然想到移民。或者因為搬屋,就是搬家,短暫的發呆之後,還是意識到其實自己本來就沒有太強烈的「家」觀念,因此搬去哪裏都沒分別,既然可以去上水去荃灣去西貢,又為甚麼不能去外地呢?沒錯,離開了土瓜灣一段長時間,曾經很想念這個自己長大的地方,但原來,離開也是可以。

搬離香港好嗎?說實在,住慣了香港,早就習慣了香港的好,很方便很快速,廿四小時不夜天,水電煤寬頻甚麼都很穩定,世界所有東西都會運來香港賣,沒有大災難,連颱風都沒有,搬去哪裏都沒有香港這種生活方式。

但是一個地方能稱為「家」,必定有一種狀態,就是「持續向好發展」。一個人好端端的建立一個家,必然因為相信之後生活會變得更好,如果知道結婚後生活跟獨身時一樣,甚至越來越慘的話,誰會結婚?誰會弄一場大龍鳳來娛樂親戚,還要被投訴酒席不夠好?

香港這個地方,好像只有傻孩子才會當它做家,每個人嘴裏說得漂亮,暗暗地都想賺夠了,然後移民走。所以從商的,就只是想把錢賺盡;從政的,也只是想建立夠強的賺錢網絡;甚至任何行業都好,我們心底裏好像都覺得,香港只是用來賺錢,地球某個地方才是真正的歸宿。

某個年代,大商場的落成讓人很興奮,因為又多一個可以逛的地方;今日,商場越起越多亦越起越快,但卻一式一樣,以賺錢為唯一目標,已經沒有驚喜與趣味。又為甚麼空氣這麼差?為甚麼大廈這麼逼?為甚麼會有腦殘的國民教育?住下去,誰都知道只會越來越壞,家不成家。

看不到香港有甚麼明天,女兒生下來,我甚至無法期望她會活得比我好,無法幻想她在往後日子會比我幸福,這樣的話,是不是該找一個真正的家?自己出來行動?期望政治的進步會帶給社會的進步?當整個社會,不,應該是整個中國的人都想拿外國護照,都在污染自己地方來賺錢,標本化自己的文化來增加收入,這裏還能住人嗎?

The Nok

2012-04-10

不發問就好

世界上有分聰明人和愚蠢人,聰明人對複雜事情的理解能力較高,愚蠢人的理解能力較低,所以跟聰明人說話要到重點,簡潔清晰明快就可,對愚蠢人就要把事情的前文後理完整交代,還要補充例子說明。所以真正聰明的人,並不怕跟愚蠢人相處,因為他們並非無法處理,只是比較慢。

問題是越蠢的人,越喜歡叫人解釋。他們小時候讀書不問「為甚麼」,他們見到不公義的事不問「為甚麼」,他們遇上工作上的無理要求不問「為甚麼」,但到了一些事不關己,卻又煩擾到別人的事情,他們就喜歡追問、要求解釋、很多疑惑。

愚蠢人的最大問題,是不接受自己有些事情是無法理解,又或即使可以理解,也必須浪費別人很多解釋的時間與氣力,於是總會在最不適當的時候問「為甚麼」。

但有求知慾不是好事嗎?不是,因為他們的求知慾都放錯位置,他們並非希望長一點見識,不是希望幫到甚麼人,更不是打算解決令他們困擾的難題,而只是想開心一下,想扮作很有理解能力與同情心,想多一些跟朋友閒聊的話題。

所以或者你根本不想答「為甚麼不結婚」,你覺得要跟他們講解其實人生裏有很多事情值得追求,而生活方式也有很多種,地球亦有很多地方需要探索,但這個不單是價值問題,還涉及到複雜的生活方式可行性的討論。只是「夏蟲不可語冰」,你不想解釋。

又或涉及遺產、住屋權、家族糾紛,愚蠢的人在當作看溏心風暴,但對於當事人來說,只不過是一連串麻煩的手續與法律程序,由家族歷史到法律定義,誰會有興趣跟那些本來就已經沒有理解力的蠢人解釋?而這些人偏偏最愛追問為甚麼。

愚蠢是罪?這句話可能太重,不過稍有少少智力,就會知道給你解釋都沒有用,而且不斷追問只是徒添煩擾。「為甚麼」這種發問,本來就應該屬於少數人的特權。我沒有討厭蠢人,只是他們靜一點就好。

The Nok

2012-04-08

搬屋

要搬屋了。通常在網上看到網主說搬屋,都是指網站要搬,但今次不是,是我真的要搬。

這陣子其實頗為心緒不寧,感覺到自己很多事情不進反退,想要做好的事,並沒有好好的進步,而自己一直在做的事,卻是漸失動力。雖然天晴一天天的長大,很多人說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但其實湊女是非常非常漫長,成長也是如此。生活就像原地轉圈,似看著不同風景,卻未必有前進過。

或者我只是在經歷絕大多數人的生活,例如打工,沒有太多人會幾個月就來一次大躍進,然後接觸到從未看過的事物,而可能是三年五年才升一級,又或根本沒有所謂升職和前景,日復一日的生活著生存著。對他們來說,電視裏的嬉戲胡鬧,雜誌裏的八卦無聊,互聯網的風花雪月,商場裏的消費閒逛,才是每天重重覆覆無間地獄的一點點蜜糖。拼了命的一天下來,坐在電視前無意識的「娛樂」幾個小時,消磨著人的意志與想像力,是一種毒品,一種使生命麻木的鴉片。

對這種狀態的自己有點不滿,同時卻又滿足於這種慣性惰性,反而開始希望只要事情變得不太壞,這一切會繼續循環下去,非常矛盾。然後迎來了要搬家這回事,而且不是單純的搬屋,卻是從開始習慣了的地方,搬去細得多、緊逼得多、現實得多的新居,由空間到經濟,無一不是壓力。

所以這是一種失重的狀態,不真實,不習慣,而且偶爾還會想,如果沒有變就好。

但如果一直以來的心緒不寧,如果一直覺得自己的生活規則很有問題,那麼這種劇痛式的轉變,或者可以帶來重生與復活。或者,經過上個月《車窗望》有史以來最少文章的一段時間,我就應該知道,有點不妥。

The Nok

2012-04-03

不惑

疑惑是一種人的常態,正因如此,我們才會特別敬仰那些心無二致、內心堅定的人物,為他們寫故事,說他們成功的經驗。而好像我這種普通人,總是會感到疑惑,不論事前有多麼設想好各種景況,也計劃好了多種後備方案,到事情要進行的時候,還是會有疑惑。

畢竟這個世界還是很殘忍,對於一個人的判斷,始終還是以結果論成敗,所以我們進行判斷時,不論如何合理,不論如何充份,到最後也只能期望成功,否則我們的判斷就是錯的。也因此不論有幾多計劃,我們依然疑惑,依然為未知的結果而躊躇,最好的選擇,也不保證成功,所以我們疑惑。

堅定的人,到底信念來自哪裏?會不會就像一個預知了六合彩號碼的人,擁有一種對全局真實掌握的能力,對於事情的起承轉合有全盤理解,所以就如超人一樣擁有鐵一般的意志,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深信不疑?所以,普通人會疑惑是太過正常。

又或者,信念只因愚昧?看不到現實裏的暗湧處處,卻只一廂情願走自己想走的路,固執與堅定之間的界線,可能就是IQ。

但說到底,不疑惑,內心明澄如鏡,到底是神一樣,還是豬一般,原來仍是要根據結局來判斷,成功的就是神,失敗的就是豬,最後也沒有分別。

抑或說,真正的堅定正是要跳脫於現世的成敗旋渦。無動於事情的成功和失敗,不論結果如何還是擁有知足與感恩的內心,因為事情的終局從來都不在我們的手裏,就像爬在火車的車頂上,不論我們如何努力,火車要往哪裏走,成功與失敗的定義為何,都不是人類所能企及。既然如此,既然已坐在火車上,靜靜的欣賞風景,笑對火車的終站,才是真正的不惑。

The No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