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1

降grade

因為聽得太多「生命無常」,所以從很久以前開始,定期都會自己問自己︰「我最害怕失去甚麼?」每次答案其實都差不多,想像自己沒有手、沒有腳、沒有視覺、沒有聽覺之類,又或想像自己老了、記性差、長期病、要人幫我換尿片。做人可以害怕的事有很多,但有了心理準備,害怕還是會來。

這麼多的想像訓練,無非是讓自己可以逃脫由無知而生的恐懼。因為無法想像自己沒有腳可以怎樣,或不能知道看不見又如何生活,所以很害怕。是的,我知道很多盲人還是自給自足地生活,他們也有自己的快樂與平安,甚至也相信自己可以適應,因此我知道真正害怕的不是無知。

很多人說傷殘人仕也可以很快樂,甚至他們會被欣賞。例如電視廣告說,蘇樺偉的媽媽怕痙攣的兒子行得比人慢,但最後他跑得比人快,很勵志,但他勝出的是傷殘奧運。這不是否定蘇樺偉的努力與成就,但他事實上就與保特和劉翔處於不同的層次,TVB會直播劉翔賽跑,而且收視還不錯,我們卻差不多只能從報紙副刊得知原來蘇樺偉獲獎,現實如此。

這是從根本上人們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要求與想像,所謂成就與價值,就是建基在這裏。買樓,在很多國家根本不是一種要求,在香港就是;學位,在五十年前只有極少數人會要求,現在就是基本。所以「失去」,真正令人不安、害怕與難過的,不是失去本身,而是伴隨著失去,而我們對自己要求的降格。劉翔如果傷患好不了,會參加傷殘奧運嗎?不會的,除非他天生就有傷患。

所以上天還是很公平,那些看來又有錢又靚仔又順風順水的人,比任何人都要害怕衰老與死亡,有如鐘擺,否極泰來始終是互為因果。但看看自己,這種不算擁有很多的人,還是會因為環境生變,會因為驚覺「原來我也不是那麼了不起」「由明天起我就要降grade比賽」,於是感到不安與害怕,所謂心靈上的穩妥,從來都是說易行難。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