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5

沉重的包袱

搬過很多次屋,每次都覺得東西太多,能夠拿起一箱半件就可以起行的,才會覺得自己足夠年輕,是真實活在世界上的感覺,但事與願違,總是好幾十箱再加一大堆電器和傢俬。

如果要走,有沒有甚麼是必須帶走的呢?大電視?不需要的,因為沒有電視,還有太多事情可以做;鋼琴?不需要的,每一日會彈的時間很有限,就算不彈,也沒甚麼大不了;一櫃子的書?不需要的,因為這些書我已經都讀過,讀過了也沒有忘記;還有太多的東西,丟掉很可惜,但絕不會世界末日。

畢竟讀大學住宿舍的時候,不也是簡單幾袋幾箱就可以走了嗎?但有了自己的家,慢慢就會建立一個奢侈優渥的生活,家裏多了很多「享受」和「娛樂」的東西,還多了很多用來「紀念」的物件,一步步走下來,所謂一頭家,就是這些東西的總和,然後有了落地生根的感覺,以前那自由自主的感覺漸漸失去。

穩定,是很多人的感情來源。先有了穩定的居所,有了穩定的工作,就開始與別人建立穩定的關係。今日不知明日事,就沒辦法為家居添置氣氛,也不能用心工作,更不能對轉眼就消失的朋友深入認識。

但生命本來就是無常,對我這種曾經搬過很多次屋的人來說,「定居」反而像一種壓力,一種不安。建立了一套生活的習慣,就會害怕改變,害怕有一朝會失去,而事實上改變與失去正是常態,無論多漂亮宏偉的住所,從第一天開始就註定慢慢敗壞,無一例外。既然如此,還把精神健康寄托在蝸居,把心力都用在裝扮這必朽壞的事物,肯定會失望;再者,無論有沒有明天,就算只有一日友誼,不準備利用人的話,何時都可以成為朋友。

自由就是無懼,無懼就是無慾,慾望太沉重,就算誰當特首都無法自由。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