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1

充實的一周年


日本大地震好像沒有停止過。上年3月11日爆發後,接連大半個月都是從地震,到海嘯,到核電危機,所有能發聲的媒體都發聲,所有能涉及的組別都加入。然後幾個月,就是日本政治的風波,然後幾個月,是香港人擔心這樣擔心那樣,連最暢旺的日本壽司店都說有危機。到了半年左右,已經開始有人拍攝半年前與後,又比較原來日本的處理速度都相當不錯。然後又斷斷續續的救災與復建,然後倒數這一周年,電視台又不斷宣傳「支持日本」的節目。日本大地震,是一個持續整年的事件。

無他,因為這是一個不可能會有錯的主題。天災之前,總會有很多賺人熱淚、大是大非的鼓勵訓勉可以使用,例如救災不分國藉、珍惜眼前人、香港是福地;亦可以為平乏的生活增添很多不痛不癢的話題,例如某日本女星如何救災,或是食魚生要小心,甚至流傳一下食鹽有助抗輻射;加上日本從來都是香港人最愛的旅遊熱點,而且日本人向來表現都很恭敬有禮、井井有條、對救援擅於表達感恩,所以付出必定有回報,收視也會好,亦肯定不會收到投訴。

但無論這被視為甚麼藝人做show的機會,或是一些人洗滌心靈的廉價救贖,又可能是種沒有代價的一click讚好和分享,也沒有甚麼不好,只要某些災民真的因此而得到幫助,或是早沒得救的金錢至上主義者的一點點自我感覺良好,也是種功德。而且總比起先天不足,注定鬧劇的特首「選舉」來得有價值。

其實我一直在等待的,反而是有沒有誰會跳出來,指責人們關注日本的地震,還遠多於汶川的地震,畢竟內地的是「同胞」,日本的是「外人」,而且中國社會窮得多,怎麼像日本般具有優良的應對設施與經驗,所以香港人這種明顯誇張的關注,是「崇日」。

不過這種等待注定是落空,因為我們都知道,沒有誰能真正關注汶川,所謂關注,還真的只可以像藝人們般唱唱歌跳跳舞,將錢捐出來,就完了,不可以太認真。甚麼是太認真?例如即使有人覺得藝人去日本探訪甚麼的,只是旅遊節目show的一種變奏,但至少我們可以追問︰「當地居民其實覺得如何?香港人的熱情是幫忙還是滋擾?」膚淺的開始也可以是有意義的結束。但汶川的情況,我們甚至不能肯定那個災民是不是真的,而且追問捐款的下落,也只會帶來不好的收視。

無論官方播放甚麼,無論人們如何唱好,我們那種需要投射的同情心,隨著中國每年定期的天災人禍,一直無法正常宣洩,我們希望不要淺薄地捐捐錢、看看籌款節目就算,但又可以怎樣呢?所以我們就像排洪一樣,福島所充滿的,並不只是輻射,還滿滿是香港人的心靈救贖。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