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8

Fair Play

香港人討厭大陸人,而歐美人又討厭亞洲人,層層遞進,這是不是種族歧視?是的,不過歧視的意思就是「僅僅根據某個不相干的特徵而作出負面的判斷或行為」,而甚麼特徵是不相干呢?根據一般看法,性別、種族、年齡,就跟很多事情不相干,例如申請福利金或是在巴士的椅子坐下。

到底又是不是不相干呢?這個可很難說。理論上,一個生下來就是亞洲人的傢伙,他的膚色與祖先,並不會強逼他作某類決定、養成某種品格,例如一個人外貌像亞洲人,可以是懶惰,可以是勤勞,可以聰明,可以笨拙,可以是虛偽,也可以是誠實,如果因為他是亞洲人就拒絕他申請入學,這正是歧視。問題是,如果一個族群分享著同一組信念,那麼歧視又成立否?

Fair Play,是一種相當明顯的分別。玩遊戲當然是為了贏,否則就不要玩,但勝負卻並非遊戲的全部,「玩就為了贏」與「玩只為了贏」是兩回事,雖然很相似。所謂 Fair Play,就是相信遊戲甚至勝負的價值,就在於對規則與對手的尊重,無視規則與對手,其實就已經不是玩遊戲,也失去了玩的意義,到最後就是「贏」了也沒意思,已經不再是最初的那個「贏」。

很多人無法明白這個道理,對於他們來說,贏就是贏,所謂「winner take all」,勝者就是王,落敗就是賊,因為他們只接受到自己喜歡的結局,不論甚麼手段,而規則、對手甚至遊戲本身是怎樣,也不重要了。

這不是一個甚麼邏輯問題,也不是甚麼道德律問題,而是一份身份的自覺,例如在巴士上我有權坐,我已坐,我也疲倦,也有別的人可以讓座,而且不讓坐又不會怎樣,但讓坐本身就是一種身份的自覺;又例如酒樓裏的牙簽,酒店裏的毛巾,明明沒有人在看,價值也不高,甚至商家也可能見怪不怪,但不取走就是不取走,這是對於規則、對於遊戲、對於身份的自覺。

是因為亞洲人貧窮了太長時間,人窮志短,所以早就沒有 Fair Play 的概念?當然西方也多的是作弊的傢伙,但知道作弊而作弊,跟不覺得這是作弊而作弊,是兩個層次的事。好端端一個旨在輕鬆交誼的遊戲,也要想盡辦法損人利己,更何況有實質資源掠奪,怎麼可能沒有歧視?沒有不犯規,只有未犯規,那麼唯有禁止選手出場了。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