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25

談性系列 1

前言︰這是一系列關於「性」(sex) 的文章,為了方便,言詞會相當露骨而直接,不會避來避去,所以如果不安的話就別看了,反正總不會一直是這個話題,明天就會轉的。

如果你接受到,就繼續吧。

XXX

關於性,是個不好討論的話題,因為同樣是從肉體管子裏吐出物質,扣喉是一件很平凡的事,很多愛美的女性都嘗試過,甚至覺得雖然不健康,但至少這是可以公然討論的話題,但自瀆就不是了,只是看見「自瀆」兩個字就會尷尬,在公眾場合唸出來直接就會面紅,是個很隱閉很私人甚至很羞恥的一回事。

所以,「扣喉卻沒法嘔出來」與「自瀆卻沒法射出來」是完全兩碼子的事,前者你可以問媽媽,後者你只能問網友。

關於「食色性也」,食跟色卻從不平等這回事,早就有很多人討論過,而且我也不覺得有甚麼要追究或抱怨,畢竟人類這種動物就是天生有美學傾向,討論進食很好,甚至可以很有品味,討論性愛就要避忌,是大家的共有傾向。很虛偽?沒所謂,道德這回事,總是在災難臨到自己身上時,就會感激道德了。

不過,世界都是所謂開放了,因為越來越多人討論「性」的話題,然而這種討論始終是以一種「學術的性」來討論,即是討論一種與自己無關、屬於教科書式的性知識,例如「怎樣使女人達到高潮」是一種性知識,但「怎樣使自己的女人達到高潮」,就請你自己跟自己的女人討論,或秘密問問家庭醫生。開口問朋友?「你想朋友幫你嗎?」這是大多數人的反應。

總是很抽離的,不像食物,「我很喜歡那一間日本餐館,魚生入口即融」well,這是很有 point 的 OpenRice 式食評;「我很喜歡那妓院,一入即融」,這個就令人覺得變態。(關於變態,下一篇再續)

而在性之中,又以自瀆最為難以開口,我們甚至無法開口談論,因為你一談論,就等於你承認自瀆,而且看來太有經驗,所以才有心得。這種無理的邏輯 ── 甚至不是邏輯,而單純是條件反射的感想,就令人更難提出問題。

自瀆有甚麼難為情?因為這是單純自我滿足的性行為,而非那種「高尚的男女性愛」,從不旨在滿足任何他人,而且在滿足的過程中,卻盡是私人慾望的無限擴張,有甚麼最令你興奮,你就會用甚麼做性幻想,例如學生妹、鄰居的太太、公司的同事、相熟的知己、女友的朋友,甚至是絲襪、眼鏡、權力之類之類。最陰暗,最不倫、最離經叛道的東西全都聯結起來。

所以絕少男性有勇氣告訴朋友︰「你就是我自瀆的對象。」一個「噁」字就總結了自瀆這個行為,只能偷偷做,絕不能公開說,不可以讓自己沾上任何關於自瀆的形象。也因此,在某些匿名論壇上,最多人做的,就是討論自瀆及鼓勵自瀆,這是性抑壓的反彈現象。

下回再續

2 則留言:

terry 提到...

哈哈...
就連fb讚好也不敢啊

不過我覺得係好事
個個都講「飲食男女,人之大慾所焉」
但個個都唔記得後面有句
「欲一以窮之,捨禮何以哉?」

其實多一份虛偽.對社會都可能係一件好事

卿 提到...

也有人不認為自瀆是陰暗的,例如我。如果一個男人跟我說我是他自瀆的對象,我會好奇在他性幻想中我是怎樣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