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03

由論對錯,到享受故事

人到了某一個階段,就會厭倦那些「正邪大戰」的故事。這些故事裏的奸角都是奸的,總之不論做甚麼,都只為了損害他人,他們就是邪惡,不可原諒。就例如大魔王要統治地球,聽起來很恐怖,在他統治之下,人人都痛苦,甚至為了貫徹他的邪惡,他對待部下也是兇殘成性,甚至到最後旨在毁滅一切。

那麼奸角的人生意義在哪裏呢?那些故事都沒有交待,行惡就是他們存在的意義──更準確說,這個角色的存在就只是為了讓觀眾討厭,也因此他們都是面目猙獰、手段卑鄙、自私自利,但除此之外,他們的人生是空洞的,只有仇恨。與之相對,也因此主角們都是同等地蒼白無力,滿口仁義道德大道理,其實只是熱血笨蛋,除了打架厲害和一生充滿奇蹟,就沒有了。

故事也不一定差,因為總有些會很熱血,也有些招色很華麗,又或者鬥智很精彩,但還是會厭倦,因為這個故事註定了主角必勝,因為壞蛋必須要落敗,而好人當然要勝出,即使過程如何,整個主軸是不可逆轉的。也因此創作總會陷入死胡同,就是必須描述強勁的奸角,然後讓主角吃苦,變得更強勁之後殺敵;然後,又要創作更可怕的能力,之後主角又要更強勁……如此一直下去,但每次看到「更強的敵人」時,我們心裏就知道,無論幾強都好,最後還是一樣。

故事失去意外性也不是太大問題,更大問題是,在人世間生存越久,就越發覺大多數人是人渣,但同一時間,也發現絕大多數人渣,卻有他們非人渣的一面︰例如一個奸詐、巿儈、惡舌的上司,可以同時是一位慈父、孝子、義工隊的忠實領袖。然後,慢慢又能理解,為甚麼好人總是在組織裏的底層,又然後,理解到人們是如何用非常惡手段,去達成他們心裏非常善的結果。

精彩的故事,好像都有個共通點,就是所謂奸角,並不是TVB某劇人物一笑就知道的奸角,而只是有著不一樣的價值觀,身處不一樣的道德思考背景,朝向不一樣的理想目標,而剛好這一切,都與主角對立。所謂「戲劇張力」,不是來自於最傳統的「正邪」之爭,而是來自於一次又一次的兩難抉擇,所謂對錯永遠都可以討論,然後人物結局永遠都是個謎,只視乎他們的一念之差。

有人說過,好的故事,一旦上了軌道,就不再是由作者去創作,而是由角色自己去推動劇情,所以結局就和我們人生一樣,是不可知道。到了終點,不論是圓滿或是遺憾,掩卷閉目,我們活過了一次,不再為空洞的正義而感足。

對啊,所以到了一個階段,人就應該不只是斟酙一個人是錯了,或是對了,是忠角,或是邪角,而開始想了解為甚麼他會有這個選擇,為甚麼一個人會在這個時空裏,做出這個行為。但對於看電視只想知道誰忠誰奸,只關注邪能不能勝正的群眾而言,這一切會否太深奧?去理解一個奸角的背景與思考模式,會否被視為替他開脫?又或者不懂得欣賞與理解,看見政府官員就罵人狗,廣東人唱歌就罵人垃圾,女人拍電影就一定是雞,這些人有沒有胸襟與空間?所謂民智,大概如此。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