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5

我是 dining



我吃飯是很慢的。每一次跟朋友食飯,當我進食到一半,想起一個有趣話題,把食物吞下,清清喉嚨,一看,才發現原來大家已經食完,全都在等我,而大家早就習慣了。

對於這個情況,我會解釋為「因為我是 dining,而其他人呢,只是 eating」。你說語言多麼神奇,只要換個字,整個自我感覺就變得非常良好,完全不會因為要別人等待,而感到任何不安內咎;相反,正正因為 dining 才算得上高貴與享受,所以才要堅持這種速度、這份態度,做個好榜樣。

的確呀,即使是朝九晚六的工作,中間總是有一小時的午飯時間。為甚麼是一小時?因為排除了等位與等上桌的時間,我們至少有三十至四十五分鐘來完成午餐,這麼說來,那些只用了十至十五分鐘就把飯吃完的人,其實是把食物與生命壓縮了。如果採用跳躍的心靈雞湯式邏輯謬誤來解說,就是他們沒有活在當下、珍惜生命,匆匆把日子活完,然後就懊悔。所以我是 dining,而他們是 eating,不同層次的。

關於這件事情,不錯,跟陌生人吃飯多少會有點尷尬,因為在我們的社會裏,午膳是人際交往的一部份,甚至是關鍵的起點。高級的人是先打 golf,而我們這種平民,是先食 lunch。即是說,如果約一個準合作伙伴出來午膳,而真的專注吃飯的話,顯然就是全錯,「食不言、寢不語」是假的;但如果邊進食,邊傾談,人家卻早早吃完飯正喝餐飲,而我還有大半碟放在枱面,小半碟仍在嘴裏的話,就很麻煩。

有甚麼辦法?就是厚著面皮慢慢食,因為唯有令別人相信,是他們吃得太快,而不是我吃得太慢,才是治標亦治本的方法。是的,咀嚼多一點,對於胃部總是有好處的,況且太凍的餐飲,無論怎麼想都不太健康,加上午飯時間的一小時,就算你再快,剩下了三十分鐘,又可以做甚麼呢?還不是坐在枱旁看著我的 dining?不如慢一點。

我覺得這種無理取鬧很有趣。

The Nok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